• 首页 > 小说阅读 > 修仙文学
    周通郑飞燕小说试读

    周通郑飞燕小说试读

    都市争雄
    备受读者关注的一本小说《都市争雄》,分享给大家,该文的男女主角分别是周通郑飞燕,是作者大神一大人力创的佳作,也是十分催泪的一本小说,爷,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了?你放心,那个土包子敢在你身上乱来,我一定不会放过他。那个小神医走了?老人的脸色一变,道:双儿,快,通知我江家的人找到他,哪怕把整个江东之地翻过来也要找到他。这位是真正的......
    作者:一大人 更新时间:2022-08-16 18:33:54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都市争雄》全文免费阅读

     

    火车已经到站了,广播里面传来了播音员那甜美的声音。

    见此,陈玄拔掉老人身上的银针收了起来,抱着自己的包袱就走了,和那娘们招呼都没打一声。

    喂,你别走江无双气急,不过老人现在还没醒,她根本不敢离开。

    两分钟后,老人才缓缓睁开了眼睛,此刻他的身上正在释放着一股强大的气息。

    爷爷,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了?你放心,那个土包子敢在你身上乱来,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那个小神医走了?

    老人的脸色一变,道:双儿,快,通知我江家的人找到他,哪怕把整个江东之地翻过来也要找到他。这位是真正的神人,我江家一定要不惜一切和他交好。

    闻言,江无双有些愣神。

    见此,老人叹了口气,说道:双儿,你爷爷的病是真的好了,而且武道之境更上一层楼。这一切全靠了刚才那位小神医,他是真正的高人,我江家欠了他一个天大的人情。

    而且这位小神医绝对不是简单之辈,他刚才施展的针法里面带着强大劲力,只怕他还是一个比你爷爷更加厉害的武者。别啰嗦了,让我江家的人不惜一切找到他,我江啸堂要好好感谢这位神医。  

    听见老人这话,江无双彻底石化了,那个土包子真的是神医,而且还是比他爷爷都厉害的武者?

    东陵市不愧是江州的大城市,这高楼大厦可是比太平镇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高多了。

    火车站外面,陈玄如同乡巴佬进城一样,背着一个包袱,一脸好奇和兴奋。

    随后他拿出了一个地址,这是临走前师娘给他的,说是他那位还未见过面的未婚妻的地址。

    未婚妻,不知道长啥样儿?要是连王寡妇都不如,那哥就亏大了。

    他嘟哝着自言自语,然后拦下一辆出租车,坐上去说道:师傅,去这个地址?

    司机拿着陈玄给的地址看了看,诧异的看着土里土气的陈玄。

    小伙子要去高家山庄?

    陈玄点头。

    司机更诧异了,高家可是东陵市的名门望族,这乡巴佬不会是走错地方了吧?

    不过司机也没有多问,说道:小伙子莫非是去给高老爷子祝寿的?今天高老爷子七十大寿,咱们东陵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去高家了,可惜我们这些小人物注定是无法踏进那个圈子。

    七十大寿?

    陈玄紧了紧自己的包袱,貌似临走前大师娘给了他一包山茶,大师娘平时都当宝贝藏着,这东西应该可以当作寿礼了吧!

    半个小时后,陈玄已经来到了高家山庄。

    只见眼前是一座巨大的庄园,富丽堂皇,整座庄园隐隐透着一股磅礴大气。

    陈玄这辈子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大的房子,跟他在太平村住了十八年的土胚房相比,这里简直就是皇宫!

    乖乖,看来自己这未来的老丈人还是一个超级土豪啊!看来咱得好好把握这个机会了,没准一下就走上了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了。陈玄闷骚的想着。

    庄园前方,红色的地毯一直铺到马路外面,今日的高家山庄豪车云集,人来人往,显得十分热闹。

    此刻正有不少客人来到高家给高老爷子祝寿。

    陈玄紧了紧自己的包袱,踏上红色地毯,朝着高家山庄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去。

    他本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山中刁民一个,这样的场面还没有让他怯场。

    天河集团董事长来贺,送上翡翠玉镯一对

    海棠阁来贺,送上玉瓷一件

    高家山庄的大门口,司仪高声朝着山庄内不停喊道,此刻在高家山庄里面已经是宾客云集。

    陈玄抱着自己的包袱来到大门口,刚刚高声扯了一嗓子的司仪看着自己面前这个土里土气一看就是乡巴佬的少年,他差点被呛到,这小子走错门了吧!

    陈玄可没管他心里怎么想,直接说道:陈玄,太平村来的,献上山茶半斤。

    闻言,司仪有些愣神。

    看啥?喊啊看着有些走神,眼神中甚至带着嘲讽之色的司仪。

    陈玄有些不爽,狗日的奴才,咱可是你们老高家未来的姑爷,眼瞎了吧。

    司仪脸色有些僵硬,随后郁闷的朝着高家山庄里面喊道:太平村陈玄来贺,献上山茶半斤。

    此刻,正坐在主位上和来贺的宾客们寒暄的高老爷子听到这话,他脸色一愣,太平村陈玄?山茶半斤?什么玩意儿?

    来到高家祝寿的宾客们也是愣了愣。

    爸高老爷子的儿子高文邦皱着眉头来到他身边。

    老爷子,咱们高家有邀请这号人吗?高文邦的老婆吴莉莉带着女儿高瑶也走了过来。

    高老爷子对着他们摇了摇头。

    太平村是什么地方?这陈玄是谁?

    在东陵没听说过啊,来给高老爷子祝寿送上山茶半斤,脑袋抽筋了吧?

    这山茶是什么东东?难道是什么名贵的茶叶?

    应该是的,能来给高老爷子祝寿的都非一般人,送礼自然不可能送一些上不了台面的礼物。

    众人的目光都朝着山庄外面看过去。

    在他们齐刷刷的注视之下,只见一个穿着朴素,但却很干净,背着一个包袱的少年从外面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在这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下,他愣是半点都没怯场,丝毫没觉得自己与这里有些格格不入。

    噗,这哪里来的乡巴佬?走错片场了吧?瞧着走进来的陈玄,有人没忍住把喝进去的茶水一口喷了出来。

    这小子谁啊?哪个山沟沟逃荒来的?今天可是高老爷子七十大寿,这小子来找事的吧?

    你们看,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有人背着包袱出门,这小子不会是第一次从什么穷乡僻壤里走出来的吧?

    高家的大厅里面有着一道道嘲讽的声音响起,在场的目光都看着那个土里土气的少年,议论纷纷。

    主位上,高老爷子的脸色沉了沉。今日他七十大寿大喜之日,竟然有此等山村刁民前来搅局,简直该死!

    高文邦两口子的脸色也很不好看。

    高瑶更是十分鄙夷的盯着陈玄,这乡巴佬哪来的自信,竟敢走进他们高家的大门。

    瑶瑶,莫非这人是你们高家的亲戚?高瑶的身边站着一个英俊的青年,他不屑的看了陈玄一眼,问道。

    高瑶没有说话。

    不过今日是高老爷子七十大寿,来者是客,作为东道主,高家众人虽然很不喜欢陈玄这个陌生人,却也没有立即把他给赶出去。

    旋即,在众人的注视下,只见陈玄走到高老爷子前方五米位置,拿出一包用报纸包好的茶叶,高兴的说道:太平村陈玄祝贺高老爷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一点山茶薄礼,还请高老爷子不要介意。

    见到陈玄拿出来的贺礼,在场的宾客们眼神更加嘲讽,更加不屑了。

    果然是农村来的乡巴佬,你看他手上的报纸,都快发霉了吧。

    呵呵,我还以为来的会是什么大人物,看来果真是一个乡野小子啊,他口中的山茶该不会是他自己从野地里摘采来的吧?

    嘿嘿,给高老爷子祝寿送这种没档次的东西,这小子还真是一个奇葩。莫非他以为以高家的门面只能配的上这种垃圾礼物?

    堂堂高家难道和这乡野穷小子有关系?不应该啊

    Such is a brief account of the ancient traditions of mythical Maori gods and of the culture-hero. In practice, the conception of Atua (or a kind of extra-natural power or powers) possesses much influence in New Zealand. All manner of spirits in all manner of forms are Atuas. “A great chief was regarded as a malignant god in life, and a still worse one after death.”35 Again, “after Maui came a host of gods, each with his history and wonderful deeds. . . . These were ancestors who became deified by their respective tribes,”36— a statement which must be regarded as theoretic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