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耽美文学
    何处繁华笙歌落谢云舒谢卿萧若辰(谢风辞萧南珣)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何处繁华笙歌落谢云舒谢卿萧若辰(谢风辞萧南珣)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何处繁华笙歌落谢云舒谢卿萧若辰
    给大家推荐一部名字叫做《何处繁华笙歌落谢云舒谢卿萧若辰》的小说作品,其中小说主角为谢风辞萧南珣。精彩章节试读:子一僵,马上颤栗着跪下,“皇上,奴才救驾来迟,请您恕罪!”他一跪,身后跟着的一众大内侍卫,亦整齐划一地随之一道跪下。“请皇上恕罪!”震天的声音,惊得林中的鸟儿齐齐扑簌簌地飞远,逃离这危险之地。而萧......
    作者:相思意 更新时间:2022-08-16 19:02:34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何处繁华笙歌落谢云舒谢卿萧若辰》全文免费阅读

    翌日。

    晨光微明,金乌从地平线缓缓升起,霞光洒满大地,凉风带来树叶的清香。

    谢邵英青丝如海藻般铺满整片草地,在朝霞下,她浑身洁白,周身萦绕着一层淡淡的光晕,犹如下凡的仙子。

    “皇上、皇上……”

    谁在旁边说话?

    “住口!”睡梦中,萧钧风厉声斥道。

    李茂全身子一僵,马上颤栗着跪下,“皇上,奴才救驾来迟,请您恕罪!”

    他一跪,身后跟着的一众大内侍卫,亦整齐划一地随之一道跪下。

    “请皇上恕罪!”

    震天的声音,惊得林中的鸟儿齐齐扑簌簌地飞远,逃离这危险之地。

    而萧钧风也终于被扰得从春梦中彻底清醒了过来。

    他睁开一双凤目,先淡淡地在李茂全等人身上扫过,继而又看一圈四周,随后,薄唇微抿,不悦地问道:“谢卿呢?她人在何处?”

    “回皇上,谢大人此刻已经回府了。”

    “回府?”萧钧风眸光如刃,冷声道:“她竟敢将朕抛在这里,自己独自回府?”

    李茂全被他的语气吓得一抖,忙颤声回道:“皇上,谢大人因见您伤势严重,这才深夜下山给在京中搜查的奴才送信的,本来她是要随奴才一道来的,可是,刚一指明方向,她便晕了过去。奴才无法,只好先派人送她回谢府了。”

    闻言,萧钧风的怒气这才散去。

    可是紧接着,他又蹙眉道:“你说她晕倒了?快,给朕备马,马上去谢府。”

    一定是他昨夜动作太大、伤着她了。

    “皇上,您身受重伤,咱们还是先回宫吧。”李德全忙劝道,“何况,那批刺客的幕后之人还没抓到呢,如今京中实在危险。”

    他这话,倒是提醒了萧钧风。

    的确,那些刺客胆敢在京中最大的酒楼行刺,那么肯定还有后招。

    他倘若此刻去谢府,只会给她带来危险,也会曝露自己的软肋。

    这般一想,萧钧风便淡淡道:“回宫!”

    因为被刺一事李茂全已经暗中将消息压了下来,所以回去时,阵仗倒也不十分大。

    然而为了安全起见,这次在马车四周安排的侍卫和暗卫加起来是昨日的几倍有余。

    时辰还早,宽阔的街肆上并无太多的行人,只有一些卖早点的铺子开了门。

    马车辘辘,转过了朱雀大道,自谢府跟前驶过,又一直朝着皇宫朱墙的方向而去。

    直到车辆走远,谢邵英这才自门前的石狮子背后闪身出来,怔怔地看着消失在街角的马车背影。

    “小姐,我们进去吧。”一旁的兰馨道。

    谢邵英点点头,折腾了一晚,她此刻一丝力气也无,便靠在兰馨身上,往清苑行去。

    回到房中将门关紧,兰馨这才着急地问道:“小姐,您昨夜去哪里了?没出什么事吧?”

    说着,她一脸担忧地看着谢邵英。

    昨日小姐一夜未归,她在清苑中也是担惊受怕、一宿未眠。

    今天一早,她便焦急地守在府门口,恰好遇上了被送回的谢邵英。

    她看着极为吓人,衣物凌乱,上面有大片黯沉的血迹,嘴唇苍白发青,尤其是整个人还失魂落魄的。

    一想到昨夜,谢邵英微微垂睫。

    她现在浑身都痛得厉害,然而最痛的,还是她的心。

    强挤出一丝笑意,她道:“我没事,昨天遇见了歹人,幸好得一位英雄相救,这才躲过一劫。这件事你别告诉老爷、夫人,免得他们担忧。”

    “小姐放心,兰馨明白。热水已经备好了,兰馨服侍您洗个澡,再上床躺会儿吧?”

    “好。”谢邵英轻轻点头。

    因为身上处处都是青紫的痕迹,尤其是双腿间,更是红肿不堪,谢邵英也不许兰馨近身伺候,自己挣扎得泡了半刻钟澡,又回到床上,闭眼补觉。

    睡到近正午时分,谢邵英被外头的声音吵醒。

    于是唤了兰馨进来,问道:“外头何人在说话?”

    “回小姐,是夫人房中的绣春姐姐,说夫人请您过去一道用膳,有事相商。”

    谢邵英闻言,便道:“你让她先回去,说我随后便到。”

    一时兰馨伺候着她起身梳洗,又给她挽了个家常的流云髻,主仆二人这才徐徐往谢夫人院中去了。

    “娘。”

    “英儿,今天怎么气色有些不好?”谢夫人并不知晓昨日的事。

    “女儿没事,大概是昨夜没有睡好,娘找女儿有什么事吗?”

    说到这个,谢夫人笑了。

    她拉着谢邵英走到自己跟前,细细地从头到脚打量她一遍,又是欣喜,又是感叹。

    From the Bushmen we may turn to their near neighbours, the Hottentots or Khoi-Khoi. Their religious myths have been closely examined in Dr. Hahn’s Tsuni Goam, the Supreme Being of the Khoi-Khoi. Though Dr. Hahn’s conclusions as to the origin of Hottentot myth differ entirely from our own, his collection and critical study of materials, of oral traditions, and of the records left by old travellers are invaluable. The early European settlers at the Cape found the Khoi-Khoi, that is, “The Men,” a yellowish race of people, who possessed large herds of cattle, sheep and goats.7 The Khoi-Khoi, as nomad cattle and sheep farmers, are on a much higher level of culture than the Bushmen, who are hunters.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