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悬疑文学
    《空间之带着房车穿古代旺财》【言情小说】

    《空间之带着房车穿古代旺财》【言情小说】

    空间之带着房车穿古代
    旺财小说《空间之带着房车穿古代》 第1章:了自己的小屋,关上门,拍拍胸口赶紧躺下,可吓死她了,终于过了第一关。幸亏有原主的记忆,还有就是都关心她受伤的事,没人特地注意她,她要静静,想想以后怎么办,谁知道想着想着就睡着了。。。旺财无语的看着......
    作者:沧海明珠 更新时间:2022-08-16 20:36:56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空间之带着房车穿古代》全文免费阅读

    阿娘给旺财端了一个破口的大碗,放进一勺稀的能照影子的玉米粥,旺财赶忙低头舔了起来,三个小的就兴致勃勃的围观,阿娘说了一句吃饭了,洗手去。

    看着磨磨唧唧的三个孩子,阿娘一个眼刀过来,三个赶紧起来跑进厨房洗手帮阿奶端饭进屋。

    大家吃了只有稀粥和咸菜的朝食,阿娘就让安安先回屋去休息一下。

    奶奶带着小弟去院里的小菜地翻翻土,再把屋后土坡旳十只家养的鸡赶回来。阿爷,爹娘和哥哥去了地里。

    安安抱着旺财进了自己的小屋,关上门,拍拍胸口赶紧躺下,可吓死她了,终于过了第一关。

    幸亏有原主的记忆,还有就是都关心她受伤的事,没人特地注意她,她要静静,想想以后怎么办,谁知道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旺财无语的看着心大出窟窿能跑过狗的主人,翻了个高难度的白眼,谁知道它主人经历了什么,咋就变成这样呢。以前的聪明睿智呢?心思缜密呢?不会找错人了吧?唉,累心啊。。。可能是穿越改变了磁场,这只累心的狗子一不小心也睡了过去。。。

    当这一人一狗,都睡醒的时候,已经快日落西山了。

    爹娘他们从地里回来时,叫了门,听到屋里没有动静,阿娘推开门就看到的是,炕上女孩对着墙半趴着,睡得香甜,还打着小呼噜。

    地上小黄狗,蜷缩着在闺女的破棉鞋,上拔出藏在鞋窠里的小脑袋抬头看看她,摇了几下尾巴又扎进鞋窠。

    无奈摇摇头,摸了摸闺女的头看到没事又帮着往上拉了拉被子,又出屋子拿来一件破衣服给旺财铺在旁边,才放心的出门做晚饭。

    慧娘一出门,旺财就一下跳到炕上,用爪子拔了醒了安安,让她起床,安安对上旺财湿漉漉的大眼睛时瞬间清醒过来。

    嗯?还是在古代,不是在想以后怎么办嘛,怎么就踏实睡了过去,实在无法解释。

    就说到:嗯,嗯,旺财啊,我想好了,咱们以后就顺其自然就好了。。。

    旺财石化,眼前跑过万只羊驼,好吧,无力反驳,这用得着想吗。。。旺财无力地吐槽。

    那也该起来顺其自然了,都几时了,主人心真大。。。安安也十分不好意思,赶紧起来收拾一下正要跑出屋子,突然定住脚步,问旺财:你在我睡觉干啥了?

    旺财躲闪着眼神说:嗯。。。初到异世,身体不太适应,就陪你一起思考顺其自然的事了。。。

    打开房门,就看到小弟安顺坐在小板凳上,面对着房门,拿着一根小木棍无聊的在地上画着,听到了开门的声音赶紧扔掉木棍,一下窜了过来,口里喊着:姐姐,姐姐你没事吧,他们都不让我进去。

    又一下抱住了安安的大腿,差点把安安又扑回了屋里。吓得安安一手搂住小弟,一手抓紧门框才站住。

    哄着弟弟吃了晚饭,这混乱的一天总算混过去了,终于大家都进屋休息了。

    安安暗自松了口气,白天睡得有些多,晚上就怎么也睡不着,又仔细捋捋原主的回忆,想到白天的饭食,想到了慧娘低声嘀咕的雨少收成不好。

    原主的记忆里,好像最近几年倒是没有什么大的灾难,就是地里的收成都不是很好。

    本来这个地方就是少雨干旱的地方,只是前几年还好,官府都没来收税,家人勤奋开荒勉强可以维持生计。

    但是,去年雨水更少,又听说兰胜国老国君重病,各地接连发生灾祸,南方出现了大的地动,北方少雨干旱的,周边各国蠢蠢欲动,皇子们勾心斗角,天下乱象已生。

    村中赖以生存的那个湖泊连年水位下降,现在已经快变成很小水潭了,村中的老人们都是忧心不已。

    这时听到院子里有动静,趴门看到阿爹走进了爷奶的屋门,抬头看看已经月上中天了。

    过了一会,就听到了阿爹一声短促的惊呼,然后是一声阿爷的连声低叹,安安赶紧踢踢脚边的旺财,问道:怎么了,你知道怎么了吗?

    旺财溜出门,过了一会回来了说:你家阿爷好像会占卜之术,今天天狗吞日,刚才你阿爷卜了一挂,卦象貌似非常不好,不过你家阿爷还是很厉害,还会卜卦。

    The idea that the fire might be dangerous did not mar these pleasing expectations. The house was solidly built; New York’s invincible Brigade was already at the door, in a glare of polished brass, coruscating helmets and horses shining like table-silver; and my tall cousin Hubert Wesson, dashing across at the first alarm, had promptly returned to say that all risk was over, though the two lower floors were so full of smoke and water that the lodgers, in some confusion, were being transported to other hotels. How then could a small boy see in the event anything but an unlimited l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