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历史文学
    棺中人林八千林更臣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棺中人林八千林更臣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棺中人
    主角叫林八千林更臣的小说叫做《棺中人》,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三两二钱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进,想要走出大山去做人上人,但是读书是需要钱的,为了成全王江海,本来学习成绩也非常拔尖的我娘辍学,用一担一担粮食一颗一颗鸡蛋供养王江海上学读书,王江海也终于不负众望的考上大学分配了工作。就在所有人......
    作者:三两二钱 更新时间:2022-08-16 20:37:29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棺中人》全文免费阅读

    描述: 青龙山中有一古碑。碑文有云:活人勿进,死人勿葬。本地县志记载:大明洪武年间,有九龙拉棺从天而降,落于青龙山。而我,就是棺中人的孩子。

    第1章

    我娘在生下我的第三天就死了。

    这说起来可能是个悲伤的故事。

    我娘年轻的时候是十里八村有名的漂亮姑娘,她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恋人叫王江海,王江海父母双亡是个孤儿,但是学习很好非常上进,想要走出大山去做人上人,但是读书是需要钱的,为了成全王江海,本来学习成绩也非常拔尖的我娘辍学,用一担一担粮食一颗一颗鸡蛋供养王江海上学读书,王江海也终于不负众望的考上大学分配了工作。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我娘的苦日子要熬出头的时候,却传来了王江海在城里结婚的消息,我娘受不了这个刺激,一下子就疯了。

    在有一天晚上,我娘穿上自己为自己缝制的大红嫁衣,上了青龙山,赴了死。

    不是在青龙山上跳崖,上青龙山这件事,本身就是必死无疑的。

    在青龙山上有一座古碑,碑文上有八个字:活人勿进,死人勿葬。按照字面意思来理解,就是活人进去就出不来了,死人葬进去就不详。这八字古碑传说中是大明的开国丞相刘伯温亲手立在这里的。按照方山县县志上的记载是这样的:

    大明洪武年间,有九龙拉棺从天而降,降于青龙山,天下能人异士纷沓而来,登青龙山而观九龙拉棺奇景,然而登山之人却无人生还,官府大惊,层层汇报之后,刘伯温亲自赶到青龙山前,他在青龙山山脚下住了一个月,什么也没说,只吩咐人留下这个警示的碑文就离去了。

    传说总归是传说,这个古碑是不是刘伯温立的,是不是真的在大明洪武年间有九龙拉棺从天而降,这个谁也说不明白,我曾经查阅了很多资料,从来没有找到在别的资料里有这段时间里九龙拉棺的记载,但是有一点是真的,青龙山真的如同碑文上那样,活人入则不归,死人葬则不详,没有人能活着从青龙山里走出来。所以青龙山在我们这是一个绝对的禁地。

    我娘上了这样一座青龙山,所有人都认为她已经死了。

    本身王江海的事情已经搞的我外公外婆丢尽了脸面,我娘的死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我娘进青龙山之后,我外公外婆用我娘平时穿的衣服给我娘立了一个衣冠冢,之后在我娘的坟前自杀了。

    我舅舅赵建国把我外公外婆安葬在我娘的衣冠冢边上,之后拿刀砍下了三根手指头,在碑上用血写了一个血债血偿之后便离开了村子下落不知。

    很多人都说我舅舅十有八九是已经死了。

    他带着滔天的怨气离开了村子自然是找王江海寻仇。王江海此时功成名就活的好好的,那不就代表我舅舅已经死了?

    而就在我舅舅离开的第三年,我娘回来了。从青龙山里走出来的,而且这时候我娘大着肚子,身上怀有身孕。

    村子里的人本身都是很同情可怜我娘包括我外公一家的,但是同情归同情,我娘在青龙山里活了三年,并且身上还怀了身孕这件事实在是太邪乎了,他们想搞清楚的问题太多了,比如说青龙山里到底有什么?那么多能人异士都死在里面,我娘是怎么活下来的?更重要的是,我娘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可是我娘却不说,从青龙山里走出来之后她不疯癫了,但是却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任凭别人怎么问,她都不说一个字。

    从青龙山里出来一星期之后,我娘生下了我。

    生下我之后,发生了一件事。

    古代帝王都会讲自己在出生的时候伴随什么祥瑞。

    可是在我出生的那天,村子里忽然闹起了黄皮子。也就是黄鼠狼,黄鼠狼在农村其实是非常多见的,很多地方都说黄皮子是黄大仙,各地也有很多黄皮子的传说,所谓胡黄白柳灰,其中的黄就是黄大仙的意思。不过传说虽然邪乎,在人看来黄皮子就是一种动物,而且因为黄皮子的皮毛能卖钱的原因,甚至很多人都会下套子去套黄皮子扒皮卖钱,霜降之后的黄皮子更加昂贵,有个说法是霜降后黄皮子会长出新毛过冬,这时候的毛是最柔软浓密的。

    什么叫闹黄皮子呢?闹就是为祸的意思,比如说闹蝗灾,闹鼠灾。我出生的那天晚上,村子里忽然出现了漫山遍野的黄皮子,而且平日里见人就跑的黄皮子像是疯了一样的竟然进攻村子,不仅咬了家禽家畜,连人都进攻,整个村子的局势就像是被黄皮子包围了一样,而且带头的那个黄皮子,身上的毛是白色的,看起来无比的苍老。一看就是成了气候的。

    这阵势给村里人吓坏了。他们慌忙的去找村子里的阴阳先生林更臣,林更臣可是十里八村有名的先生,出现黄皮子闹妖的事情大家自然要去找他解决,可是这林更臣看了看那些疯了一样的黄皮子,只是一个劲儿的叹气摇头,也不说是怎么回事,更不说要怎么对付它们。

    我们村有个二傻子,就在这危机时刻,二傻子忽然一本正经的变成一个苍老阴险老太太的声音,站在村子的中间对着村民说道:青龙山,九龙棺,九龙棺里住神仙,神仙与那凡人配,生下孩子是祸端,若是此子尚存世,十方百姓难保全。

    二傻子说完这句话,冷笑着看着村民们,片刻之后又恢复了平日里哈喇子直流的憨傻模样。

    在这种情况下,这样一句话代表了什么相信大家都能想的明白,他们本身就对我娘青龙山三年而出怀了我耿耿于怀,此时一是黄皮子为祸,二来还有十方百姓难保全的警告,愤怒的村民们直接围住了我娘的家,要我娘把我交出来。

    我娘抱着我走到了林更臣的家里,她跪在这个阴阳先生林更臣的面前,说出了她走出青龙山的第一句话:更臣叔,娃无罪,救孩子,秀儿来生做牛做马报答您的恩情。

    林更臣迟疑了许久,看着痛哭流涕满脸泪痕的我娘,接过了我对我娘点了点头。

    我娘对林更臣磕了三个响头。之后没有回家,她走到了自己的衣冠冢前,自杀了。

    我娘的死并没有让这些黄皮子退出村子,危机没有解除,就无法平息村民们的怒火让他们放过我。所以林更臣在我娘自杀的这个晚上,让村民们在村子里关门闭户,他一个人走出了村子,进入了黄皮子群里面。

    没有人知道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总之在第二天,咄咄逼人的黄皮子就撤了。黄皮子撤走之后,村民们依旧不希望我活着,他们认为我是灾星,会给村子里带来灾难,黄皮子是走了,谁能保证以后不会出现什么妖魔鬼怪?当然,正如他们逼死我娘一样,他们肯定不敢杀我,他们做的是逼着我爷爷把我丢到青龙山上,任凭我去自生自灭。

    林更臣的三儿子林破军是村子里的混世魔王,纠结了一帮二流子平日里不干好事,村民们对他是又恨就怕,就在村民们逼迫林更臣林更臣又无可奈何的时候,林破军站了出来,对村民们说道:建国是我兄弟,秀儿是我妹子,现在我妹子死了,他在临死前把孩子交给了我爹,我爹应承了这件事,我不管他是什么妖魔鬼怪,他都是我林老三的大侄子,今天谁想让我大侄子死,我就先弄死谁,不怕死可以往前一步试试!

    林破军的脾气大家十分了解。

    他这一句话说出来,愣是没有人敢上前一步。他们选出了代表来找林破军晓之以情动之以礼,林破军直接一耳刮子把来人抽了出去,他指着来人骂道:平日里你们一个个的都骂我林老三不是个东西,可是你们看下自己现在干的这叫人事吗?秀儿还不够惨?你们逼死了她还不够现在还要再逼死这个刚出生的孩子?这件事我林老三一口唾沫一个坑,谁要是再敢说这事儿,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林更臣从我娘手里把我接了过来,退了咄咄逼人的黄皮子,算是救了我第一条命。

    林破军从村民的威逼中保下了我,算是救了我第二条命。

    自此之后我便跟在了林更臣的身边,成为我最亲近的人。林更臣成了我爷爷,林破军就是我三叔。爷爷给我起了一个名字叫林八千。名字取自庄子逍遥游的一句话:古之有大椿者,以八千年为春,八千年为秋,八千二字,寓意我长寿平安。

    但是事情,还没有结束。

    在爷爷收留我,也就是我出生之后,龙壶口乡陷入了三年的大旱当中,庄稼颗粒无收,整个龙壶口乡陷入了一片饥荒当中,这时候,人们忽然想起了当年黄皮子附身我们村二傻子说的那些话。

    十方百姓难保全,皆因此子是祸端。

    上一次他们肯放过我,一方面是迫于三叔的威势,另一方面是爷爷劝退了黄皮子,解除了他们切身的威胁,可是这一次事关他们的生死,整个龙壶口乡三十七个村的百姓联合而来,三叔也无法镇住场面,他们逼着我爷爷交出我,认为只有我死了才能结束这场灾难。

    我爷爷给这三十七个村的百姓跪了下来,求他们宽限半个月时间,半个月之内若是天还没有下雨,他便把我交出去,甚至可以亲手烧死我,

    爷爷毕竟是个忠厚的先生,得了这句话之后,村民们暂时退去,算是给我爷爷一个机会一个面子。

    村民们走后,爷爷写了一封信邮寄了出去。

    过了几天之后,一个老道士来到了家里见到了我,他抱起我把手放在了我的头顶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之后,我能感觉到从老道士的手中有一股子热流淌进了我的天灵盖,之后流遍了我的全身,过了一会儿,老道士拿开了手,看着我爷爷道:你确定你要这么做?

    我爷爷点了点头道:姑娘可怜,临终所托我定然不敢辜负,那姑娘本身有滔天的怨气,全是因为心念自己的孩子这才没有发作,如果这次真的让这个孩子死了,那怨气便再也无法控制,若是秀儿闹起来,恐怕比这三年的大旱死的人还要多,今日要她孩子命的这些人她一个也不会放过。

    老道士去我娘的坟前看了看,叹了口气,递给爷爷一把铜钱剑对爷爷道:我出手救他,第一是看在老瞎子的情面上,第二我也想看看这让天下人苦恼了几百年的青龙山九龙拉棺里面到底是何方神圣,但是我就算是舍了自己这一身道行,也只能保他到二十三岁,他二十三岁的那个劫,才是真的生死劫。

    爷爷抱着我给老道士跪下,他让我使劲儿的给老道士磕头,谢老道士的救命之恩。

    老道士留下那把铜钱剑就走了,上了青龙山,上去之后便再也没有下来。

    第二天,整个龙壶口乡久旱逢甘霖。

    这一场大雨解了龙壶口乡的大旱。

    爷爷告诉我,这场雨是乘风老道人拿命换来的,救了这三十七个村的百姓,当然也救下了我的命。

    老道士那把铜钱剑就挂在我家的墙上,我小时候经常拿过来把玩,爷爷说那是老道士的本命剑,老道士九十四岁,铜钱剑上就有九十四枚铜钱,九十四枚铜钱是老道士这一世修行的因果,本该带到阴司去论一世功德造化,却留给我帮我挡了灾难。

    生死劫自然是事关生死的劫难,可是我二十三岁到底要经历什么,这谁也不知道。

    第2章

    我爷爷林更臣只是一个普通的乡村阴阳先生,他为什么会认识乘风道人这样的神仙人物,乘风道人口中的老瞎子又是谁?老瞎子,算是爷爷的半个老师,爷爷年轻的时候家乡里闹了饥荒差点饿死,那个游方的老瞎子用一口窝窝头救了爷爷的命,之后爷爷便跟在这个老瞎子的身边四处游历,说是游历其实是游荡。

    老瞎子是个阴阳先生,可是那个年代战火纷纷大多数人命都保不住,谁还有闲工夫去观阴阳之事,所以他们二人过的也是朝不保夕,但是总归是能活命,爷爷跟在这个老瞎子身边,爷爷想要叫老瞎子师傅,老瞎子说他们二人没有师徒缘分不能乱叫,老瞎子又不肯告知名讳,爷爷干脆就一口一个老瞎子的叫着。

    就这样爷爷一直在这个老瞎子身边跟了七年,虽然这个老瞎子过的也是十分凄苦,可是在爷爷看来这个老瞎子绝对是有真本事的,只有有真本事的高人才能做到老瞎子那样的淡然。用一句话来说就是淡泊以名利,所以爷爷内心深处其实有个期盼,就是老瞎子可以把自己的一身本事传授给自己。

    可是爷爷在老瞎子身边跟了七年,老瞎子却在临终前把自己常年带在身边的三本书烧掉了两本,把剩下的一本还有那个贴身带着的铜烟枪留给了爷爷。用爷爷的话来说,老瞎子烧掉了那两本书里才是阴阳学上的精华,剩下的这本只是一个浅显的阴阳知识,只能说是入门书籍。

    爷爷每次都说这里的时候,语气都是非常的可惜。而为何老瞎子宁愿把那两本书烧掉也不留给自己,爷爷一开始死活也想不明白,后来真的入门之后才知道,真正的阴阳先生,命中必犯五弊三缺,老瞎子是有一身霸道的本事,所以无儿无女身体残疾孤苦无依。他之所以不传本事给爷爷,是不想爷爷步入他的后尘。

    老瞎子死后,爷爷做了他的抬棺人,之后带着那本书和那杆烟枪继续游荡,后来局势逐渐安稳了下来,爷爷也没有继续过四海为家的生活,就在这青龙山脚下的三里屯定居了下来。

    爷爷选这个青龙山下的三里屯定居,并非是偶然,而是因为老瞎子当年一直在念叨这个青龙山,说青龙山上的九龙拉棺乃是千古疑案,自己若是双眼没瞎的话肯定要过去观气理地,可惜如今双目失明只能成为遗憾。后来一直到老瞎子死二人都没有来这青龙山,爷爷来这里,算是完成老瞎子的遗愿。

    所以说爷爷跟我,对这个青龙山还有九龙拉棺都有着特殊的感情。

    就在我八岁那一年,终于有人进了青龙山的后山。

    这个人是个逃犯,手上犯了好几条的命案正在被追捕,走投无路之下竟然一头钻进了不归林里,这个人是个穷凶极恶之徒,在临进不归林前还在那八字古碑上写下了一行字:有本事来捉老子!

    警察们一下子来了很多人,面对这个逃犯的挑衅警察也是十分的生气,可是青龙山不归林的名声在整个方城实在是太大了,人人都知道那不归林是活人不进死人不葬,警察们一时之间也只是围在了不归林前不敢进山抓人。

    那带队的警察找到了三里屯的村长陈天鹏,陈天鹏带着他找到了我爷爷,毕竟我爷爷是村子里的阴阳先生,涉及到了这方面的东西总要找人来问一下。

    那个吴队长也是十分的为难,青龙山后山有进无回这谁都知道,但是逃犯进去了总得要抓吧?总不能给上面打报告说那逃犯进了不归林里必死无疑也算是罪有应得这样结案吧?

    所以他找到爷爷问爷爷这个本地的风水先生能不能帮忙让警察们安全的进去抓人,或者是把那个逃犯给弄出来,实在不行尸体也行,对此爷爷自然是爱莫能助。

    就在第三天来了一个人,这个人长的白白净净的戴着一副眼镜,一来就把吴队长他们骂了个狗血喷头,说他们是人民警察,怎么可以相信这些封建迷信的东西,还说这是大上司亲自督查的案子,必须要马上破案。

    吴队长没办法,只能安排了一批手下人进不归林里抓人,被选中的那几个警察脸都白了,吴队长也是气的双眼通红,他把我爷爷拉到了一边道:这狗东西为了自己的官帽子是要把兄弟往死路上推,老先生,我们是吃这碗饭的,穿了这身衣服这件事就必须要办,可是这几个弟兄都是拖家带口的,到这个时候了,就当我求你,您要是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们活着出来,我吴少华给您做牛做马都行。

    爷爷叹气道:吴队长,我是真没办法,这样,我只能做几个平安符让他们戴着,估计是没有什么用,只能让同志们心里多点底气。

    吴队长点头道:谢了。

    之后,这几个被选中的警察荷枪实弹,兜里揣着爷爷给他们画的平安符跨过了那八字古碑,走进了这不归林中,他们身上都挂着对讲机方便随时跟外面联系,这时候村民们都被隔离在外面,我是因为爷爷的关系才有机会站在近处看,吴队长拿着对讲机死死的盯着那个不归林里面,爷爷一脸的凝重,人群中或许只有那个眼镜男一脸的轻松。

    一开始,吴队长跟他们沟通,那几个警察还回应安全,说里面一切正常,可是忽然的,那对讲机里出现了巨大而噪杂的电流声,那电流声非常刺耳,直让人耳膜发颤。吴队长一下子慌了,对着对讲机叫道:小刘!怎么了?小刘怎么了?你回答!

    可是那刺耳的电流声还在继续,对讲机的那一边似乎夹杂着几个警察的呼救声,可是警察的声音在那噪杂无比的电流声中显的非常的微弱,我吓坏了,躲在爷爷的怀里一动不敢动。

    大概过了三分钟,电流声忽然消失了,吴队长满头大汗面色惨白的对着对讲机道:小刘?你们还在吗?还能听到吗?

    可是对讲机的那一边,却再也没有声音传来,对面是让人感觉到窒息的死寂。

    吴少华,你愣着干什么?那逃犯手里有枪!是不是他们遇到了逃犯,快派人增援!那眼镜男对着吴队长叫道。

    吴队长把对讲机往地上一摔,红着眼睛指着那眼镜男道:我增援啥!你到底还想让老子死几个弟兄!

    吴队长说完,蹲在地上抹起了眼泪,那些警察也都各个红了眼睛,那眼镜男大怒道:吴少华,这是命令,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吴队长抬起头,死死的盯着他道:你再说一句,老子现在就毙了你!

    可能是吴队长的脸色太过吓人,眼镜男也吓的不敢说话,此时我虽然害怕,心里却对这个眼镜男恨的牙痒痒,正是因为他的瞎指挥,让这些无辜的警察进入了禁地丢了性命!

    爷爷抱着我默默的下了山,帮不上这些警察的忙,爷爷也十分的愧疚自责,到了晚上的时候,爷爷准备了一些香表纸钱在院子里焚烧,也算是祭奠那些牺牲警察的在天之灵。

    第二天村子里来了很多军车,车上下来的不再是警察,而是穿着军装的士兵,警察们退下了山,算是士兵接管了这件事,我爷爷担心再出现伤亡,就找到了吴队长问什么情况。

    吴队长道:以前只是进去一个逃犯,我本想着在这里守几天再想办法结案,毕竟那逃犯进去也是必死,可是那人非要逼着几个弟兄进去送死,这件事自然就闹大了,上面的人接手了这件事,老先生你不用担心,我听说上面的找了一个特别厉害的人,应该能对付这青龙山里的东西,但愿小刘他们几个还活着。

    吴队长说着说着,眼睛就又红了。

    而我此时,也看到了吴队长口中那个特别厉害的人,在那一群荷枪实弹的人当中,穿着中山装的他实在是太过显眼,这个人身材高挑,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看起来非常的帅气,走起路来也是虎虎生风,整个人给人非常自信的感觉。

    第3章

    我心中忽然燃起了希望,希望这个人真的可以打开青龙山后山的真相,可惜的是这一次并不是吴队长带队,士兵们在山脚下戒严了,我们不能上山去看。

    凑巧的是,过了没多久,有一个战士下山对吴队长道:上面说让你找一个熟悉本地情况的本地人上去。

    恰巧我们就在吴队长的身边,吴队长招手道:老先生,请。

    爷爷抱起了我,对吴队长说道:我想带着孩子。

    吴队长愣了一下道:老先生,这次去指不定遇到什么事,吓到孩子就不好了吧?

    爷爷道:这孩子从小跟着我,不能离开我半步。

    吴队长点了点头道:那好吧。

    我们在上了山之后,近距离的看这个中山装,哪怕我是个七八岁的孩子,也觉得这个人长的真的帅,而且是很有男人味的那种帅气,爷爷对他介绍了一下青龙山后山的情况。说完之后他点了点头道:谢了老先生。

    中山装招了招手,士兵们抬来了一个箱子,我一开始还以为是什么秘密武器,结果士兵们安装好之后,却发现这是一个供桌。士兵们把这个供桌在那个古碑之前摆好,退到了一边。

    中山装走上前去,点上三支香,轻轻的插在了这个香炉上。

    我不禁想这跟我想象的奥特曼打怪兽的场景实在是差太多了!

    就这样就可以对付青龙山后山的山鬼了?

    中山装没有其他的动作,他站在祭坛前,死死的盯着那三根香。

    观香术?爷爷低声道。

    什么是观香术?我连忙问道。

    我听老瞎子说过,有句话叫做观香术,看香火,仙家点香看事,香火通灵查三界,在北方的一些地方有人擅长用观香之法,通灵的先生会在家里敬奉四方诸神,若有人前来问询事宜,先生便让此人在诸神之前敬香,你想要的答案便会在那香火燃烧和香灰掉落之中显现,当然寻常的人看不懂其中关窍,只有通灵的先生才能读出其中意义,那香便是神与人沟通的媒介桥梁。不过老瞎子也说了,一般这样的人请的都不是正神而是偏神,所以这观香之法,东北的出马弟子用的比较多。爷爷说道。

    我听的一知半解,只感觉非常神奇,就问道:那这个人在观香问什么?

    爷爷摇了摇头道:这就不知道了。

    爷爷的这句话刚说完,爷爷猛然的抬头看向了那不归林的方向,我顺着爷爷的目光看过去,只看到在那不归林的后面好像是有一团黑色的雾气正缓缓升起,那一团黑气当中仿若是包裹着什么东西,那黑色的雾气正朝着不归林的方向移动,随着黑气的移动,那不归林里的树木也在左右的摇晃!

    我张大了嘴巴,刚刚信誓旦旦答应的爷爷不害怕,此时却吓的浑身颤抖,而随着那树木的移动,我听到有一阵阵脚步声正由远及近的从那不归林的方向袭来,仿若是一个庞然大物正在穿梭于不归林中,又像是有千军万马朝着我们冲来!

    这个诡异无比的场景自然不只我们爷孙来看到,那些戒备在这里的士兵瞬间举起了枪,对准了那不归林的方向,我躲进了爷爷的怀里,却忍不住抬起头看那个我视为英雄的中山装,这一看,我却发现那个中山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跪在了那个供桌的前面,他不停的冲着不归林的方向磕着响头,嘴巴里念念有词,他的语速很快,像是机关枪一样的吐着我听不懂的话。

    老弟,你说句人话嘛,我们要怎么做?打他个人的还是?一个上司模样的人焦急的问中山装道。

    那个中山装抬起了头道:所有的人退下山去,惹怒了他,我们所有的人都要死!不管听到什么声音发生了什么,一律不准回头不准再上山!记住!千万不能回头!

    那你呢?上司问道。

    我没事,快下山!中山装吼道,此刻我听那脚步声还有那朵黑云,已经漂到了不归林的中央部位。

    下山!都给我下山,不准回头看听到了没有!上司立马下了命令,那些士兵们各个训练有素,立马开始撤退下山,吴队长拉着我爷爷,我爷爷抱着我也开始往山下跑去,吴队长一边跑一边道:这青龙山里的妖怪好生厉害!军分区请来奉若上宾的高人竟然也拿他没有办法!

    我们就这样匆忙的下山,而此刻的山上却忽然起了狂风,转瞬之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磅礴的大雨几乎是接踵而至,爷爷抱着我抬头看着天,念叨道:到底是怎么样的妖怪,竟然能引的天降异象?

    爷爷爷爷,那个叔叔不会有事吧?他能对付这么厉害的妖怪吗?我担心的问爷爷道。

    应该不会有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刚才他跪地念叨的是阴文,是早已失传的跟鬼怪妖邪交流的文字。我只是听老瞎子念叨过,这话连老瞎子都不会说,没想到他那么年轻竟然有如此的本事。爷爷道。

    大雨倾盆而下,下的人眼睛都睁不开,下的路面泥泞不堪,我们跑的非常狼狈跑到了半山腰的拐角,我对青龙山前山也是非常熟悉,我知道这个地方是最后一个回头可以看到不归林前古碑的地方,只要过了这个拐角就定然什么都看不到了,我心中既担心那个中山装的安全,又好奇他现在到底在干什么,他现在是在跪着,还是在跟那个妖怪打斗?我心里无比的挣扎,最后我决定看一眼,只一眼,要是不看一眼我想我以后睡觉都不会踏实!

    我悄悄的抬起头,眼睛从爷爷的肩膀处伸出来,望向了那石碑的方向。

    我看到了那个中山装,此刻站在大雨中的他,脱掉了上衣,在他的身上,环绕着一条青龙。

    此刻的他,没有跪,而是站在那里。

    而在石碑的前面,那黑色的雾气,凝聚成一张巨大无比的鬼脸。

    站立的赤膊的中山装,抬着头,正与那巨大无比的鬼脸对峙。

    这是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场景,一个身环青龙的人,与一个比他高大无数倍的鬼脸对峙抗衡,气势不输半分!

    那中山装猛然的一跺脚,似乎要跟那个黑气凝聚的鬼脸决一死战,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爷爷的手捂住了我的眼睛,摁下了我的脑袋,爷爷怒斥道:看什么?你不要命了?!

    爷爷摁下了我的脑袋,抱着我火速的下了山,这时候所有的人都担心的看着半山腰的方向,可是这个地方却看不到那个中山装的身影,大先生急的团团转,让士兵们原地待命随时准备冲上山去救人,就这样过了有半个小时左右,那中山装摇摇晃晃的下了山,遗憾的是他已经穿上了衣服,身上也看不到那条青龙。

    下了山之后他似乎非常的累,一头钻进了军车里,过了一会儿大先生下令军队的人也要撤了,这时候我爷爷抱着我看着吴队长道:吴队长,借一步说话,你是不是想让你的弟兄们活着回来?

    吴队长立马激动了起来,他看着爷爷道:老先生何出此言?您不是说没有办法吗?

    三日之内,你让这个穿中山装的人单独来见我,我便想办法救出你的那些弟兄。这件事,我希望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爷爷一脸凝重的对吴队长说道。

    吴队长肯定是想他的那些弟兄们能够救出来的,听了这话之后立马开着车去办事,吴队长走后我问爷爷道:爷爷,你要是能救那些警察为什么不肯早点帮忙呢?那些警察叔叔也挺可怜的。

    爷爷摸着我的头道:孩子,乘风老道士保你到二十三岁,我总要找个人帮你渡那二十三岁的生死劫啊!

    Here Dr. Hahn offers a different explanation, founded on etymological conjecture and a philosophy of religion. According to him, the name of Tsui Goab originally meant, not wounded knee, but red dawn. The dawn was worshipped as a symbol or suggestion of the infinite, and only by forgetfulness and false interpretation of the original word did the Khoi-Khoi fall from a kind of pure theosophy to adoration of a presumed dead medicine-man. As Dr. Hahn’s ingenious hypothesis has been already examined by us,18 it is unnecessary again to discuss the philological basis of his arg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