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悬疑文学
    《奇书诡影》李军张天佑完结版精彩试读

    《奇书诡影》李军张天佑完结版精彩试读

    奇书诡影
    奇书诡影小说免费 分类言情 主角李军张天佑 状态已完结。简介: 与了义和拳的反清运动,几个重要的教派长老先后被清廷捉拿入狱,神木教因此受到了空前打击。天罡道长临危受命,成为这流传几千年的秘密教派的教主。在他的积极斡旋下,神木观才得以保留。虽不如以往的香火旺盛,......
    作者:九匪 更新时间:2022-08-16 20:57:19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奇书诡影》全文免费阅读

    来这里最多的是一些从事建筑业的匠人,他们相信木匠的祖师鲁班会给自己带来好的运气。

    然而,神木教在清末也参与了义和拳的反清运动,几个重要的教派长老先后被清廷捉拿入狱,神木教因此受到了空前打击。

    天罡道长临危受命,成为这流传几千年的秘密教派的教主。在他的积极斡旋下,神木观才得以保留。

    虽不如以往的香火旺盛,但是在这些匠人们的虔诚膜拜下,神木观还能香火延续。

    冯志看着这个阔别多年的道观不禁心生感慨,自小在此学艺诵经的场面在脑海中闪过,那时候的自己是那么单纯青涩,心无旁骛地认为只有修行才是自己此生的最大意义。

    然而,这些年,尘世的声色犬马早已让自己重新认识这个世界,原来这个世界还有那么多让人留恋忘返的东西。

    “教主,冯旅长到了。”道童向背手而立的天罡道长毕恭毕敬地作了个揖。

    天罡道长听完,只是淡淡地说了句:“你去吧。”

    随后依然背着手注视着窗外,似乎对冯志的到来并不感冒。

    冯志感到房间里的气氛似乎并不融洽,有点尴尬地轻咳了两声,随后说道:“师父,弟子这次是专程来看您老人家。”随后向身旁的副官使了个眼色。

    副官见状,连忙把带来的礼物拿了出来,奉承道:“一直听旅座提起道长,今日一见,您真是道骨仙风,鹤发童颜,简直就是神仙转世啊。”

    “哼,你还记得我这个师父?”

    天罡道长并不理会副官,只是从牙缝里冷冷地蹦出了几个字。

    “师父,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您给我写的信我都收到了,只是平时公务繁忙,还没有及时给您回信。”

    冯志看着天罡道长的背影撒了个谎。

    副官也忙堆着笑附和道:“是啊,我们旅座平时日理万机,确实公务繁忙。还望道长见谅。”

    “哦,是吗?”天罡道长听到这里才缓缓转过头来。

    用眼盯着冯志继续说道:“你做的事我也略有耳闻,最近这些年你倒是长了不少出息,当上了旅长,还把我这神木教发扬光大了啊。”

    冯志知道师父是在揶揄自己,连忙解释道:“弟子谨记师父教诲,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教派发展。”

    天罡道长狠狠地拍了下桌子,怒斥道:“你做这些都是为了教派发展?亏你说得出口。我神木教自先秦开教,还没见过你这样恬不知耻的弟子。祖师爷传的奇术不是让你残害黎民百姓,你马上拿上你的东西滚出去,我没有你这样的弟子。”

    冯志这些年那受过这样的窝囊气,一群阿谀奉承的人早把他吹捧成了神一般的人物,看着师父大发雷霆,顿时感觉自己颜面有些挂不住,脸色也有些沉了下来。

    冯志压了压脾气又说道:“师父,这次徒儿登门有事相求。马上就要打仗了,我受上峰委托,征收军饷,扩充一些军力。我记得师父存了一些香火钱,不知道师父能否借我一用?”

    天罡道长听完,立刻明白了冯志此行的目的。

    本就对冯志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怒不可遏,又听到冯志说出这样的话,不禁大声呵斥起来。

    “好你个孽徒,那些钱财本是多年教徒供奉的香火,历代教主也是厉行节约,勤俭持家,才有了今天这个局面。这些年我恪守祖师教诲,苦心经营,还准备用这些钱财再把这神木观扩建一番,没有想到你竟打起这样的主意。”

    天罡道长说完,竟气得浑身颤抖起来。

    冯志知道师父不会轻易把那笔钱财拿出来,不禁有点恼羞成怒,嘴里哼了一声,随后说道:“师父看来是不愿意了,那就别怪弟子翻脸了。”

    说完,带着副官扬长而去。

    看到冯志离去,天罡道长立即把弟子鲁幻之叫了过来,把刚才的事给鲁幻之前前后后讲了一遍。

    鲁幻之听完,不禁大怒,骂道:“没有想到这个冯志现在沦落成这等卑鄙龌龊之人,师父不用担心,他要是硬来,也要看看我这把神木剑答应不。”

    The second point which impressed Dampier was that men and women, old and young, all lacked the two front upper teeth. Among many tribes of the natives of New South Wales and Victoria, the boys still have their front teeth knocked out, when initiated, but the custom does not prevail (in ritual) where circumcision and another very painful rite are practised, as in Central Australia and Central Queens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