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总裁文学
    姚依白骆端静小说(完整版)阅读

    姚依白骆端静小说(完整版)阅读

    快穿之反派女配要升级
    QQ糖创作的玄幻小说《快穿之反派女配要升级》是一部良心之作,姚依白骆端静在QQ糖的精雕细琢之下,似乎也拥有了自己的生命和灵魂,本文讲的是:映萱 宋世文看看气愤不平的母亲,再看看满是委屈的妻子,一时间两相为难,没了言语。姚依白看着便宜女婿的窝囊样子就来气,一把将他从女儿面前挤开,扶住骆映萱的肩膀,语气坚定道:娘信你。 说着,她朝丫鬟青樱吩咐道:照顾好你们家小姐。 李大夫,还请您随我来。 姚依白带着李大夫直奔另一间厢房,宋夫人还以为她要替......
    作者:QQ糖 更新时间:2022-08-16 21:04:08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快穿之反派女配要升级》精彩节选

    宋世文不可置信,可他常年习惯于母亲的压制,听着里头妻子越来越凄厉的惨叫声,即使担忧得恨不能以身替之,可看着母亲冷沉的脸色,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您不能进去!不能进去—— 姚依白一进宋府后院就听见了原主女儿的哭叫声,许是原主的情感残留,姚依白只觉得心头刺痛,一闯进后院看见那一盆一盆的血水,听见宋夫人的斥骂声,姚依白周身寒气萦绕,冷冷的撇了一旁的宋夫人和宋世文一眼。

    那一眼极其森冷,宋夫人心中一个激灵,反应过来后便有些羞恼。

    宋夫人还以为姚依白没有听见她方才的话,骆映萱自从嫁进来宋家一连生了两个女儿,原主自知理亏,在她面前从来都是低一头的,又想到如今这场面,当即高高扬起下巴,转过脸去。

    李大夫,我女儿就交给你了。

    姚依白看向身边的老人。

    李大夫是淮阳城的妇科圣手,早些年已经不再出诊,只教学生,要不是和骆家有些交情,只怕姚依白也难得请来。

    岳母—— 一看李大夫进去了,宋世文心头的巨石落下大半,赶忙过来给姚依白行礼。

    别叫我岳母,连妻子都护不住,没用的东西! 姚依白冷声斥道,宋世文脸色一白。

    亲家母,你这是何意?宋夫人拧着眉头道。

    我女儿在里头为你儿子生孩子,你宋家竟是连一个大夫都不舍得给我女儿请,我还没来问你,你竟然还有脸来质问我? 原主在宋家人面前低头,是因为女儿嫁到宋家五年不曾生下男嗣,姚依白上次穿越的世界是位于千年后的现代世界,知道这生男生女是由男人决定的,压根就怪不到原主女儿头上,姚依白看着面前的宋家人,只觉得心头火起。

    宋夫人面上闪过一丝不自在,方才姚依白那话,分明是将她刚刚骂骆映萱的话听了进去。

    映萱肚子里的孩子还没足月,为何会难产?你不该给我一个解释么?姚依白看着面前神情怯懦的宋世文,眸光中满是冷意。

    原主会将女儿嫁给他,就是觉得他性子敦厚,和温婉柔顺的骆映萱相契合,却不想婚后敦厚成了懦弱,遇事只会委屈妻女,如今妻子在里面难产,他竟是连一个大夫都请不来。

    护不住妻女的男人,姚依白眸中闪过一抹嫌弃。

    呵,这就要问问你的女儿了! 宋夫人冷嗤一声:她和她大嫂起了争执,竟然伸手将她大嫂推到在地,自己也站立不稳摔了下去,她这一胎本就怀得不好,自己都不在意,竟然还狠心对她大嫂下手 不可能! 姚依白厉声打断:我相信我女儿绝对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我亲眼所见,难不成还有假?宋夫人恼怒不已,她大嫂肚中的可是我们宋家的嫡长孙,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 娘! 当着岳母的面,宋世文只觉得羞臊不已,苦苦哀求母亲:您少说几句吧!映萱肚子里的也是您的孙子孙女啊! 一个小丫头片子 宋夫人不屑的轻哼着,只是到底顾忌着姚依白,收敛了些许。

    姚依白沉着脸,紧紧盯着正不断传出痛呼声的房间。

    过了一会儿,房间里凄厉的痛嚎声慢慢减弱下去,房间门打开,满头大汗的李大夫走出来。

    大夫,我女儿怎么样了? 大夫,是男是女? 大夫,我夫人和孩子怎么样了? 姚依白和宋家母子迎上去,李大夫擦擦额上的汗,看向姚依白,脸上满是庆幸:还好来得早,不然令千金恐怕是凶多吉少,夫人放心,令千金如今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

    说着,在宋世文和宋夫人迫切的目光中,李大夫有些惋惜的摇摇头,是个已经成型的男胎,可惜了。

    宋夫人身子一震,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男、男胎? 李大夫叹道:若是再早一些,那孩子该是还能留下的,只是太晚了,胎位不正,卡在肚子里憋没了气,唉 即使早就知道结果,姚依白心中还是不可避免的刺痛了一下,稳婆抱着一个襁褓出来,姚依白看了一眼就不忍再看,她快速推开房门进去,身后传来宋夫人后悔不迭的哭叫声。

    掀开内室的棉帘,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就见屋中只有小丫鬟在伺候,而床上的年轻妇人面容憔悴,眼眶通红着望过来,一看到自己的亲娘,眼泪瞬间就流了满面。

    娘,我的孩子,孩子没了—— 当着母亲的面,骆映萱心中的委屈与怨恨才一下子发泄出来,她靠在母亲怀中嚎啕大哭,哭得姚依白心中酸涩,看着屋中简陋的摆设,孕妇生产后竟然只有一个小丫鬟伺候,想起屋外宋家母子那副讨人厌的嘴脸,当即怒上心头。

    好孩子,不哭了,告诉娘,这是怎么回事?姚依白用绣帕擦干怀中女儿的眼泪,虽然神情冷厉,但看着骆映萱的眸光温和又带着鼓励,要是有人欺负你,娘替你做主! 是大嫂,大嫂拿花瓶砸我的肚子,骆映萱紧紧抓着姚依白的袖子,满脸是泪,眸光怨恨,娘,我没有推她,是她自己摔倒的娘 你撒谎! 知道没了宋家好不容易得来的男孙,宋夫人心里又悔又恨,本来对这个二儿媳有了些愧疚,想要进来探望一番,结果就听见骆映萱的话,当即气愤难当,掀开帘子就走了进来。

    你大嫂温婉贤淑,怎么可能会拿花瓶砸你?反倒是我亲眼看见你推倒了你大嫂,你大嫂至今情况未明,你怎么还有脸栽赃她? 我没有!是她看见婆婆进来故意摔倒的!娘,夫君,你们相信我—— 宋夫人越发恼怒,冷笑道:你大嫂嫁进来三年才开怀,不知道多宝贵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可能用孩子来陷害你? 骆映萱解释不出来,急切的抓住姚依白的袖子,双眸含泪看向一旁的宋世文。

    宋世文握住妻子的手,哀求的看向宋夫人:母亲,这其中的定然是有误会,映萱肯定不是故意要推大嫂的。

    骆映萱眼里的光芒熄灭下去,不可置信:你也觉得是我推了大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