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都市文学
    (苏沁俞司昊) 苏沁抱腿坐在沙发上小说在线阅读

    (苏沁俞司昊) 苏沁抱腿坐在沙发上小说在线阅读

    苏沁抱腿坐在沙发上
    苏沁俞司昊是小说名字叫《苏沁抱腿坐在沙发上》的主角,它的作者是春雷炮,小说主要的讲的是:裁,同上准时上班,但却很少准时下班。他习惯当天的工作当天完成,所以每次完成工作后都到了晚上九点左右了,但是现在,只要一到下班时间,他便不管不顾地扔下一切,驱车回家。还有中午的时候,她原本会给他订餐......
    作者:春雷炮 更新时间:2022-08-16 21:04:28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苏沁抱腿坐在沙发上》全文免费阅读

    葬礼过后,于时皓变了。

    他一如往常地准时上下班,看似正常,但身为他的首席秘书,何洁几乎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他的反常。

    以前的总裁,同上准时上班,但却很少准时下班。他习惯当天的工作当天完成,所以每次完成工作后都到了晚上九点左右了,但是现在,只要一到下班时间,他便不管不顾地扔下一切,驱车回家。

    还有中午的时候,她原本会给他订餐,但是现在总裁竟然自己带饭回来,那饭盒竟与总裁夫人之前带饭来公司的饭盒,一模一样。

    还有好几次,正在工作的他会忽然问她,夫人有没有打电话过来。

    一开始,她只是以为总裁是习惯了夫人的每天打电话查岗,一时改不过来,但后面她慢慢发现,不是这样的。

    每次他问完夫人有没有打电话过来,何洁会委婉地提醒夫人已经去世了的事实,他总是冷冷地睨她一眼,然后让她出去。

    比如现在,何洁再次遭遇这几天一直在面对的糟糕场景。

    埋头工作的于时皓在何洁送咖啡进来的空隙,淡然抬头问了句,“夫人今日有打电话来吗?”

    何洁放咖啡的手一僵,犹豫了好一会,才轻轻放下咖啡,应道:“没有。”

    这一次她没有再委婉地提出夫人不在了的事实,因为她实在受够了总裁那万年寒冰死的目光,好几次她都感觉自己要被冻到重伤了。

    于时皓垂下眸,自言自语地呢喃了一句,“还在生气呢……”

    何洁震惊地看向已经重新投入工作中的男人,心中涌起惊涛骇浪。

    除了何洁,于家别墅的佣人们,也慢慢发现自家先生的异常。

    何姨总觉得先生有些不对劲。

    他每天如常回公司上班下班,但是每一天都比以前要早回来。回来后,他会让人将晚饭送到房间,而且晚饭一定要准备两人份。

    晚上他常常去酒柜拿上一瓶好酒上楼,酒杯也是备的两个。

    这晚,于时皓跟平日一样拿了一瓶红酒上楼,走到楼梯前忽然顿了脚步。

    何姨见此,带着些许疑惑向前问道:“先生,还需要什么吗?我去帮你拿。”

    于时皓看了旁边一眼,嘴角竟挂了一丝微笑,“去给夫人准备些下酒菜。”

    “是。”何姨注意力只放在了后面的下酒菜上,好一会儿她才意识到先生前面话中的意思。

    “啊?”何姨震了一下,“给,给夫人准备?”

    于时皓再次看向身侧,手搂着一旁往怀里一拉,“别闹,想吃什么跟何姨说。”

    这次,何姨彻底惊了。

    她看了看他身侧,什么也没有,再看看他此时真实到不能再真实的笑,心中徒然毛骨悚然。

    “先,先生……”

    于时皓的手臂依旧环着,目光也未从身侧挪开,只轻声应了下,“嗯?”

    何姨咽了咽口水,轻声问道:“先生,你在,你在干什么?”

    于时皓回头看向何姨,脸上的宠溺还没散去,“夫人喝酒的时候喜欢吃点下酒菜,你去备一点吧。”

    “可是……”何姨揉了揉自己的眼中,脸上的震惊更深了,“先生,你在搂着什么?”

    于时皓微微蹙眉,眼中染了不悦,“梨落这么大一个人在这,你都看不到吗?”

    说完他都看回身侧,沉默了一下,开始自言自语,“嗯,知道,我没有怪她,只是你好好地站在这里,她居然都没有看到你。”

    “……”

    “我没有生气,你想吃什么?我让他们准备。”

    “……”

    “不行,晚上不能吃油炸的东西,我让他们做点甜点好吗?”

    “……”

    “不行,听话。”

    何姨已经惊到说不出话了……

    For all these reasons, mystery, absence of sacrifice or idol, and obsolescence, the Religion of savages is a subject much more obscure than their mythology. The truth is that anthropological inquiry is not yet in a position to be dogmatic; has not yet knowledge sufficient for a theory of the Origins of Religion, and the evolution of belief from its lowest stages and earliest germs. Nevertheless such a theory has been framed, and has been already st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