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军事文学
    《作精贵妃今天失宠了吗》林烟宗政越小说全文完结推荐阅读

    《作精贵妃今天失宠了吗》林烟宗政越小说全文完结推荐阅读

    作精贵妃今天失宠了吗
    独家小说《作精贵妃今天失宠了吗》由似朝朝最新写的一本古代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林烟宗政越,书中主要讲述了:也是时候灭灭皇后的气焰了!还有他这位母后,竟然对他的决定出手干涉,也实属不该。宗政越又道:“颖贵妃现在情况如何?”“颖贵妃迫于压力,已经将宫印交出,不过颖贵妃说要把这件事如实告诉皇上,这权力是您给......
    作者:似朝朝 更新时间:2022-08-16 21:09:59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作精贵妃今天失宠了吗》全文免费阅读

    香露听命,亲自带着几个宫人起身去御花园。

    “是,奴婢马上去。”

    乾清宫内,海德福心惊胆战,不敢抬头。

    宗政越眸中布上寒冰,帝王独有的压迫,让人无法喘息。

    “你是说,今日是太后刁难,非要收回颖贵妃的宫印?”

    海德福低眉顺眼,缓声道:“是,因皇后娘娘说身子已经大好,可以自己管理六宫,所以太后直接朝颖贵妃要回宫印。”

    闻言,宗政越冷哼一声,“这皇后还真是愈发嚣张了。”

    也是时候灭灭皇后的气焰了!

    还有他这位母后,竟然对他的决定出手干涉,也实属不该。

    宗政越又道:“颖贵妃现在情况如何?”

    “颖贵妃迫于压力,已经将宫印交出,不过颖贵妃说要把这件事如实告诉皇上,这权力是您给的,自然也该是您来收回。”

    宗政越听到此,心中的阴郁才散了些。果然没白疼她,倒是知道在太后面前维护自己。后又传来消息,说林烟让宫人去御花园摘花瓣,想要入浴。

    他心中有些涟漪,看来小丫头是在太后那受了委屈,敢怒不敢言,所以才用花瓣撒气呢。

    再想想她那不吃亏的性子,此遭估计气得不轻。

    宗政越站起身来,从书桌后走出。

    “摆驾瑶华宫。”

    “是。”

    没一会儿,宗政越便到了瑶华宫。

    他走进瑶华宫殿内,便看见林烟坐在桌前摆弄着花瓣,对于他的到来理都不理。

    只待他走近了之后,那娇人儿才抬起头来瞥了他一眼,继而娇哼一声,根本不像往日一样欢欣着来迎他。

    宗政越见此,越发确定林烟在太后那受了委屈。

    虽说代表丞相府的林烟和代表学士府的皇后不和,正是他乐见的,但他还是得哄一哄这个小女人。

    他这么多年来也就宠幸了林烟一个,她在他眼里终归是特殊的,不开荤跟开了荤总是不同的,若是没哄好,大抵连觉都睡不好了。

    宗政越的语气柔和下来,哄着她问道:“心里不舒服就说出来,朕给你做主。”

    “臣妾哪有什么不舒服的,只是皇上您今日怎么又过来了?今日太后娘娘都教训臣妾了,皇上要雨露均沾,臣妾不能不懂事一直独占皇上。”

    宗政越不悦,抿唇道:“朕愿意宠你,谁的命令也不管用。”

    林烟心中翻了个白眼,要不是你,这两个女人能针对自己吗?

    她面上的小别扭宗政越都看在眼里,眉头一挑,揽着她坐下问道:“听说今日太后把你协理六宫之权夺回去了,怎么,难道不生气吗?”

    林烟哼一声,脑袋趴在宗政越胸前蹭了蹭,满不在乎道:“我才不稀罕那东西,本就不属于臣妾,就算要来也没有意思。”

    她见宗政越面色柔和,再接再厉道:“臣妾是皇上的人,皇上您就是臣妾最大的依靠,其他什么的,都不重要。”

    The river carries a tress of the hair of Bitiou’s wife to the feet of Pharaoh’s washermen; the scent perfumes all the king’s linen. Pharaoh falls in love with the woman from whose locks this tress has come. For this incident compare Cinderella. In Santal and Indian m?rchen a tress of hair takes the place of the glass-slipper, and the amorous prince or princess will only marry the person from whose head the lock has come. Here M. Cosquin himself gives Siamese, Mongol, Bengali (Lai Behar Day, p. 86), and other examples of the lock of hair doing duty for the slipper with which the lover is smitten, and by which he recognises his true 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