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阅读 > 校园文学
唇钉少女岑靳南骆鸢_唇钉少女免费阅读

唇钉少女岑靳南骆鸢_唇钉少女免费阅读

唇钉少女
这本言情小说《唇钉少女》实在是太出彩了,写作功底深厚,剧情不拖沓,人物(岑靳南骆鸢)形象丰满立意深刻,《唇钉少女》精彩节选::「不要。」就像当初六年级的他无情关上了那扇窗一样。但是今天……好像又有一点不一样。但我来不及深思。也不知道怎的,我就和岑靳南并排坐在了饭桌前,对面坐着一个单独的许淮舟。我想不明白。明明桌子是个四......
作者: 更新时间:2022-12-01 17:09:37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唇钉少女》全文免费阅读

我身子一僵,还没想好回答的话,男人就走到了我身边站定。

跟我并排看着对面笑容消失的许淮舟。

我顿觉头疼,脑子里回想起被我刻意忽略的那个语音。

「乖,我在开会投屏,别闹我。」

好烦。

我转头看向岑靳南,咬着牙说:「从我工资里扣就是了!」

他垂下薄薄的眼皮,看着只到他肩膀的我,唇一勾,无情地说了两个字:「不要。」

就像当初六年级的他无情关上了那扇窗一样。

但是今天……好像又有一点不一样。

但我来不及深思。

也不知道怎的,我就和岑靳南并排坐在了饭桌前,对面坐着一个单独的许淮舟。

我想不明白。

明明桌子是个四边形,岑靳南为什么非要坐我旁边。

是要我像小孩子一样喂他吃饭吗?

但是我不敢问。

毕竟他说,这顿他请。

吃饭的时候,许淮舟看到了我一直放在身边的奶茶,问:「学姐为什么不喝?」

我赶紧拿过奶茶戳开喝了一口,再把它放到一边。

岑靳南给我夹了个鸡腿,看着许淮舟挑了下眉说:「你不知道吗?她不喜欢喝奶茶。」

我赶紧在桌底下给了他一脚。

这人……

许淮舟顿了顿,随即抱歉地看向我:「对不起啊学姐,我想着果茶凉就给你换成了奶茶……」

我连忙挥手说:「没事没事,我都可以喝,这个也好喝的!」

刚说完,岑靳南就冷呵了一声。

气得我又给了他一脚。

今天我真的太大胆了。

若是以往我哪敢这么对他。

但是,今天的岑靳南也不一样。

说话的语气……怪怪的。

我转头看了他一眼,没再说什么,而是去安慰一脸懊恼的许淮舟。

估计还没出社会,这孩子把所有表情都写在了脸上,一边说着没事不用我安慰,一边难掩悲伤。

搞得我接下来的时间都在注意他。

最后吃完饭把许淮舟送上回学校的出租车,我才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

结果一口气还没叹完,旁边一直安静的男人就开口了。

「叹什么气,跟学弟聊得不是挺开心的吗?」

我表情一僵,转头有些无语地看向他。

「你这段时间怎么了?吃炮仗了吗?」

我终于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

我怀疑是不是炮仗进他脑子了。

岑靳南看了我一眼,没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转身朝车库走去。

「走吧,我送你回去。」

我站在原地没动,下意识地拒绝和他单独相处的机会:「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就可以。」

他站定,转身望着我。

最终肩膀一松,叹了口气,又喊了我的小名:

「阿鸢,就当施舍我。

「施舍我个送你回去的机会。」




The younger brother gives the elder a sign magical, whereby he shall know how it fares with the heart. When a cup of beer suddenly grows turbid, then evil has befallen the heart. This is merely one of the old sympathetic signs of story — the opal that darkens; the comb of Lemminkainen in the Kalewala that drops blood when its owner is in danger; the stick that the hero erects as he leaves home, and which will fall when he is imperilled. In Australia the natives practise this magic with a stick, round which they bind the hair of the distant person about whose condition they want to be informed.24 This incident, turning on the belief in sympathies, might perhaps be regarded as “universally human” and capable of being invented anyw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