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阅读 > 总裁文学
我竟有五个未婚妻(羽化仙)小说免费阅读

我竟有五个未婚妻(羽化仙)小说免费阅读

我竟有五个未婚妻
热推小说《我竟有五个未婚妻》近段时间人气很旺,小说两位主人公是萧羽苏语诺,是网文大咖级别的作家羽化仙的经典之作。内容试读:可是他的生日,想不到自己的师傅昆仑神仙,竟然就这样把他给卖了。不过有一件事还算欣慰,自打他记事起,十几年来,都是在这荒无人烟的昆仑山度过。现在,终于可以下山了。萧羽仔细的看了下婚书,不得不说,老头 ......
作者:羽化仙 更新时间:2022-12-01 17:29:09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我竟有五个未婚妻》全文免费阅读

这五张婚书还有这枚戒指,你拿着下山吧。

不要想着下山了,就没人能管你了。

你要是敢不去找这婚书上的人家,就算是上至碧落下黄泉,你也逃不过为师的手掌心。

就算你不满意这几门婚事,想要退婚,也得要拿到对方的婚书才行。

昆仑山下,萧羽看着手里五张泛黄的婚书,还有一枚戒指,不由得嘴角一阵咧咧。

今天可是他的生日,想不到自己的师傅昆仑神仙,竟然就这样把他给卖了。

不过有一件事还算欣慰,自打他记事起,十几年来,都是在这荒无人烟的昆仑山度过。

现在,终于可以下山了。

萧羽仔细的看了下婚书,不得不说,老头作为昆仑神仙,这些年积攒的人脉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这几位未婚妻,遍布大江南北,看样子各个都身世不俗。

只不过,他对于婚书并没有任何兴趣,自己才刚下山。

连大千世界,多彩人生都没有享受,就要步入婚姻的坟墓,这开什么玩笑。

而且,这几个未婚妻,万一是个歪瓜裂枣,他不得悔死了。

罢了,还是先离开这个鬼地方再说吧!

在昆仑山待了十几年,他早就想见识见识外面灯红酒绿的世界,一分钟也不想多呆。

正好,这苏家就在附近的渝都,我先去这里吧!

打定好主意,萧羽一路狂奔,恨不得背后生翼,立刻飞了过去。

昆仑山不远处,一辆奔驰大G被十多辆摩托车环环包围。

小姑娘,你们还是不要挣扎了,赶紧下车吧。

一名满脸沧桑的中年人,舔着嘴唇说道。

车上是两名花容月貌的少女,此时已是吓得花容失色。

诺诺姐,我们该怎么办?

一名如花似玉的少女颤抖的说着。

这里是荒芜的无人区,被这么多如狼似虎的男人包围。

这些人,各个面露歹意,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想想就令她不寒而栗。

苏语诺倒还比较镇定,但也是脸色苍白。

她一生养尊处优,何曾见过这种场面。

她们这次是来找昆仑神仙的,可谁知昆仑山还没到,就碰到了这些歹人。

吓得她们连忙紧锁车门,不敢下车。

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她们就是两只待宰的羔羊。

老大,这车可是有两百多万呢。

一名男子两眼放光的说着。

这下我们可是发了,想不到这么大的一笔买卖上门。

急什么,没看这车上还有两个美女。

中年人舔了舔发干的嘴唇,眼睛里尽是贪婪之色。

我们把这玻璃砸开,这两个女人还不是任由我们摆布了。

对对对,抓回去,让咱们兄弟几个开开荤,好好玩玩。

这种尤物,平生难见啊!能玩一玩,就算少活十年也是赚了!

说着话,众人发出了猥琐的笑声。

他们露骨的对话,让车上的两女更是吓得面色煞白。

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她们就是两只待宰的羔羊。

就在众人抄起手里的东西,准备破窗而入的时候。

一道人影,从远处飞奔而来。

大哥,这附近的城市怎么走?

萧羽看到有人,连忙问道。

他从来没下过山,走了不到五十公里便迷了路。

哪冒出来的,把他给解决了。

中年人皱了皱眉头,反正这里是无人区,弄死个人神仙也找不到头上来。

一名男子摩拳擦掌的走上前,二话不说,手里的斧头向着萧羽的天灵盖劈来。

嗯?

萧羽愣了一下,想不到山下人脾气这么多,上来就下死手。

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

正当众人以为他必死无疑的时候,只见萧羽一脚飞踢出去。

男子身体如同炮弹一般向后飞去,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哪来的叫花子!

众人大惊失色,。

给我把这个小子,碎尸万段!

中年人大吼起来。

众人嗷嗷叫的冲了上来。

萧羽浑无惧色,向前踏出一步,朝众人冲了过去。

噗噗。

一阵阵拳拳到肉的声音,此起彼伏。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十几名壮汉,被萧羽全部放翻在地,哀嚎不已。

轻则伤经断骨,重则半条命都丢了。

这还是他手下留情,要不然凭他的实力,要这些人的命,易如反掌。

诺诺姐,这人好像是来救我们的。

车上那名少女睁大眉目,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苏语诺也是一阵惊疑,原以为等待她们的将是惨无人道的悲剧。

可谁知道,半路出现了这样一个人。

应该不是坏人吧,我们先下去吧!

苏语诺说着话,就打开了车门。

毕竟,对方的实力她亲眼目睹,如果真是个坏人,自己就是躲在车里,也无济于事。

萧羽看了一眼苏语诺,不由得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玄阴体?

以他的眼力,一眼看出了对方不寻常的体质。

这种体质世所罕见,传言几百年都不会出现一个。

你你好,谢谢你救了我们。

苏语诺还未从刚才的惊慌中彻底清醒,吸了口气,吞吞吐吐的打了声招呼。

此时的萧羽,衣着朴素,一路的狂奔,让他整个人可以说是灰头土脸。

活脱脱像一个逃荒的乞丐。

这让苏语诺刚放松的心,陡然提了起来。

再加上刚才萧羽残暴的表现,让她有一百个理由相信,面前的男人,是个极其危险的人。

说不定,是什么命案在身的通缉犯。

要不然,正常人也不会独自出现在这种地方。

完了,完了。

苏语诺看着周围躺在地上,横七竖八的男子,心脏跳动的更加厉害。

此人一定是个神经病,而且极具危险,有着严重的暴力倾向。

天知道他会不会杀的兴起,把自己也一并给解决了。

想到这,她吓得玉面煞白,双腿不住的哆嗦了起来。

见状,萧羽有些迷糊。

难不成,外面的女人都这么花痴吗?

肯定被自己英俊的外表,和男子气概给迷住了。

对于外貌这一块,萧羽自认为是拿捏的死死的。

以前没少有人夸他帅气,还有的当场就要招他做女婿呢。

小姐.

他露出了一个自以为帅气无敌的笑容。

可谁知,苏语诺瞬间哭了出来。

在苏语诺眼中,对方风尘仆仆的脸上,露出了一排森白的牙齿。

就好像一头野兽,张开血盆大口一般,仿佛下一刻就要将她生吞活剥。

我求求你放了我

嗯?

萧羽愣了一下,目光一转,看到了汽车玻璃上的反光。

我靠!这哪里来的乞丐!

他下意识惊呼出声,半晌后才反应过来,这原来是他自己。

我是个好人。。。。。。

。。。。。。

原来是这样,刚才吓死我了。

苏语诺听到萧羽缓缓的解释,看着擦干净脸后的萧羽,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对方年纪不大,眉目清秀,长相帅气。

除了样子狼狈了点,衣服破了点之外,倒也不像个坏人。

你们是来找昆仑神仙的?

萧羽得知了她们的来历以后,摇头说道:

你们来的不巧,我师父已经闭关了。

It will hardly be argued that the savages have recently borrowed from missionaries this conception of Daramulun, as the originator and guardian of tribal taboos. Opponents must admit him as of native evolution in that character at least. The creed of Daramulun is not communicated to women and children. “It is said that the women among the Ngarego and Wolgal knew only that a great being lived beyond the sky, and that he was spoken of by them as Papang (Father). This seemed to me when I first heard it to bear so suspicious a resemblance to a belief derived from the white men, that I thought it necessary to make careful and repeated inquiries. My Ngarego and Wolgal informants, two of them old men, strenuously maintained that it was so before the white men came.” They themselves only learned the doctrine when initiated, as boys, by the old men of that distant day. The name Daramulun, was almost whispered to Mr. Howitt, and phrases were used such as “He,” “the man,” “the name I told you of”. The same secrecy was preserved by a Woi-worung man about Bunjil, or Pund-jel, “though he did not show so much reluctance when repeating to me the ‘folk-lore’ in which the ‘Great Spirit’ of the Kulin plays a part”. “He” was used, or gesture signs were employed by this witness, who told how his grandfather had warned him that Bunjil watched his conduct from a star, “he can see you and all you do down here,”—“before the white men came to Melbourne.” (183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