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阅读 > 修仙文学
方羽叶怀楠小说《叶大少他不讲理》云上晚在线阅读

方羽叶怀楠小说《叶大少他不讲理》云上晚在线阅读

叶大少他不讲理
云上晚所编写的《叶大少他不讲理》中其实人物情感部分描述的非常的细腻,看过方羽叶怀楠的情感经历之后竟然有些感动,这大概就是云上晚的写作魅力吧,精彩节选:梅当然护着自己儿子,夫妇二人意见不合吵了起来。这时,叶怀北带着凌真真回到了叶家。混账东西!叶振天当即破口大骂,你做的好事!叶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说什么呢!凌家也不比方家差!当初我就看不上方家,是......
作者:云上晚 更新时间:2022-12-01 17:33:43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叶大少他不讲理》全文免费阅读

叶怀北和凌真真好了的消息很快传遍了三九城的豪门圈,到了晚上,叶振天夫妇也听说了。

叶振天大怒,扬言要好好教训叶怀北。

柳青梅当然护着自己儿子,夫妇二人意见不合吵了起来。

这时,叶怀北带着凌真真回到了叶家。

混账东西!叶振天当即破口大骂,你做的好事!叶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说什么呢!凌家也不比方家差!当初我就看不上方家,是你偏说方羽那个丫头好!你给我闭嘴!叶振天怒瞪了柳青梅一眼,捂着胸口骂道:他就是被你惯坏了才会做出这种事,简直没有道德底线!你现在知道道德底线了?当年勾搭我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要道德底线?你——叶振天被气得差点晕倒。

爸!爸你没事吧?叶怀北连忙上去把人扶住,又对自己母亲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说了。

凌真真这时也上前,红着眼眶极力装出无辜又委屈的样子:叶伯伯,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是我情难自禁,你不要怪怀北,都是我的错,你要骂就骂我吧。是我先喜欢你,一直缠着你不放,有什么后果,我一个人承担!啧啧——方羽跟着叶怀楠一进门就听到了这么一段对话,白眼都要翻到后脑勺去了。

要不是自己就是当事女主角,差点要忍不住为他们两人的凄美爱情鼓掌!

没人发现他们回来了。

方羽尴尬地看了叶怀楠一眼,后者一脸淡漠,好像跟他无关。

行吧。

咳——方羽自己轻咳了一声,成功引起了里头四人的注意。

叶怀北和凌真真自然是不会给什么好脸色的,且两人皆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以为她是来告状的。

叶振天则是有些羞愧,一脸的不知该如何开口。

柳青梅神情最为古怪,因为她发现方羽是和叶怀楠一起回来的。

叶家大少可是出了名的冷情,和女人一起进出还是头一遭,这个女人,原本还是即将成为他弟媳的方羽!

那个大家都在啊。方羽有话没话地开了个头,又把叶怀楠拉到了身边,正好,有个事要和大家说一下。看着两人握在一起的手,叶怀北和凌真真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叶振天也是一脸震惊,磕磕巴巴地问:小羽,这、这你和怀楠是怎么回事啊?哦,我们下午去领证了。她语气轻松,叶怀楠也是一脸的淡定从容,仿佛他们下午不是去领证,而是去街边的摊上买了本书。

方羽将四人的神情都收入眼底,默默在心里冷笑,表面却还是客客气气恭恭敬敬的,叶伯伯,叶伯母,我知道怀北喜欢真真,拆散有情人这种事是要折寿的,绝对不能做,但我们两家的婚事早就定下了,也不好悔婚,所以我就找怀楠商量了一下,正好他愿意委屈自己,如此一来,也是皆大欢喜了,你们说呢?她把话说得太漂亮了,也不计较叶怀北劈腿之事,甚至还给了个台阶。

叶振天夫妇互看了一眼,反应过来后连连夸她懂事。

末了,又想起来问叶怀楠一句:怀楠,你是自愿的吧?柳青梅问这句话的时候是看着自己儿子叶怀北的,她绝对不是关心叶怀楠,她是怕叶怀北跟他做了什么交易,怕自己儿子吃亏。

叶怀楠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道:我自愿的。那太好了!柳青梅当即欢呼了一声。

一旁的叶振天大概是觉得她表现得太明显了,有些不好意思,轻咳一声以做提醒。

随后,他又看向了方羽和叶怀楠,问道:你们领证了,那婚礼呢?方羽连忙表态:婚礼什么的,不急,不就是一个形式嘛,怀楠他工作也忙,叶伯伯你们安排来就好。小羽啊,你真是个好孩子。方羽笑着低下头去,好似被夸得不好意思了。

可她心里却完全是另一种想法——她和叶怀北订婚一年多了,方家明着暗着提了不下三次要举办婚礼的事,都被柳青梅用同一个借口给挡了回去。

叶怀楠是长子,理应他先娶妻举办婚礼,其次才是叶怀北。

方羽知道柳青梅看不上自己,故意拖延而已,反正现在也无所谓了。

接下来,她要一直拖着自己和叶怀楠的婚礼,让叶怀北和凌真真也别想举办婚礼。

凌家好面子,肯定不能接受只领证不办婚礼。

给人添堵这种事,方羽最在行了。

戏演得差不多,不想再看到这几个恶心的人,她就说:那我们先上楼了。啊?柳青梅愣了一下,怪怪地看着她:你今晚睡在这里?以前叫她留宿,可是从来都不愿意的。

方羽一脸的疑惑不解,怎么了?我睡这里有什么问题吗?你要和我哥睡?叶怀北这时突然开口,一脸鄙视。

方羽装作看不见他的鄙视,只道:我和怀楠现在是合法夫妻,我跟他睡不可以?叶怀北咬牙:可、以。凌真真又插话道:方羽,你这也太迫不及待了,女孩子要矜持一点。哟~小三居然敢叫别人矜持一点,哪来的脸啊?

不过方羽现在一点也不想和她正面撕逼,慢慢玩岂不是更痛快?

她浅笑着,语气温柔:你不能叫我名字哦,以后你要跟着怀北叫我一声大嫂,要不然,别人会说凌家没把你教好,不懂分寸、不知大小,传出去会被人笑话的。你——凌真真气得脸都白了。

碍于叶振天夫妇在场,又不好撒泼,只能委屈地转向叶怀北。

叶怀北也不好出声帮衬什么,两人皆是恨得牙痒痒。

那就晚安啦~方羽牵起叶怀楠的手,欢快地上楼。

走到一半,她突然停下,对着下面咬牙切齿的两人轻声提醒:以后看到我要叫大嫂哦~叶怀北:凌真真:现在终于知道,她的那句‘晚上你们就知道了’,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这人不但心思歹毒,还十分不要脸。

自己不要她了,居然转头就敢勾搭自己的大哥,还让自己叫她大嫂!

更让叶怀北不解的是,自己那个从不近女色的大哥,怎么会同意和方羽结婚?

One of these Egyptian tales, The Two Brothers, was actually written down on the existing manuscript in the time of Rameses II., some 1400 years before our era, and many centuries before India had any known history. No man can tell, moreover, how long it had existed before it was copied out by the scribe Ennana. Now this tale, according to M. Cosquin himself, has points in common with m?rchen from Hesse, Hungary, Russia, modern Greece, France, Norway, Lithuania, Hungary, Servia, Annam, modern India, and, we may add, with Samoyed m?rchen, with Hottentot marchen, and with m?rchen from an “aboriginal” people of India, the Santa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