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阅读 > 现实文学
《重生年代恶毒嫂嫂》小说全集免费免费试读(重生年代恶毒嫂嫂玄瞑)

《重生年代恶毒嫂嫂》小说全集免费免费试读(重生年代恶毒嫂嫂玄瞑)

重生年代恶毒嫂嫂
《重生年代恶毒嫂嫂》小说的主角是孟贞,带您赏读孟贞重生年代恶毒嫂嫂小说阅读,孟贞小说精彩节选:婆。还有她的小姑子。低头一看,这具身体的四肢又黑又壮,魁梧的像头黑狗熊,要不是胸腔胀鼓鼓的,她都怀疑是个男人。这已经是穿过来的第三天了。她还有点接受不了。孟贞怎么也没想到,她不过就是看了一本书,再......
作者:温爆 更新时间:2022-12-01 17:34:06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重生年代恶毒嫂嫂》全文免费阅读

平宁村中。

孟贞坐在院子里的石坝上,生无可恋的看着几近原始生态的村子。

在不远处的斜坡上,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带着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丫头在割草。

那是她的婆婆。

还有她的小姑子。

低头一看,这具身体的四肢又黑又壮,魁梧的像头黑狗熊,要不是胸腔胀鼓鼓的,她都怀疑是个男人。

这已经是穿过来的第三天了。

她还有点接受不了。

孟贞怎么也没想到,她不过就是看了一本书,再次醒来就成了书里面的人物。

她还记得清楚,前些天农场里不忙,她闲来无事点开了一本年代文,随着剧情的展开,她一边看,一边骂。

骂的是书中一个极品人物——

女主的嫂嫂。

这个嫂嫂和她同名同姓,也叫孟贞,当时因为这个配角的名字,她没少被膈应。

书中的孟贞又黑又丑、好吃懒做、搬弄是非、贪图便宜、各种在暗地里给女主使绊子

在苛待死了婆婆后,转头就把女主给卖给了人贩子。

当时看到这里的时候,她口吐芬芳,顺便把作者问候了个遍。

直到后面,看见坏事做尽,被打成残废的孟贞苟延残喘的过完下辈子的时候,她才爽快的吐了一口气。

这个极品蹦跶了这么久,终于死了,简直大快人心!

然后——

再睁眼,她就成了书中的孟贞了。

原本看到极品人物的凄惨结局时,感觉超级爽。

而当自己成了这个极品,这就有点

嫂嫂,捡了一个鸡蛋,小梨煮熟给你吃。

扎着羊角辫的小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鸡窝里捡了个鸡蛋,双手捧着,小心翼翼的伸了过来。

她像是有点怕孟贞,一双湿漉漉的眸子怯生生的,想要讨好她,又不太敢靠近。

这小丫头叫温梨。

今年四岁了。

是书中的女主。

这女主是真的惨,从小没了爹,后又没了娘,哥哥也失了踪,还不到五岁就被卖了,后面被人收养也是寄人篱下,备受嘲笑,挨打更是家常便饭。

也就是后面样貌长开了,努力提升了自己的能力后,日子才发生了变化,事业爱情双开花但即便日子好过起来,也还有糟心的人出来蹦跶。

孟贞就是其中一个蹦跶的人。

蹦跶到最后双腿被打成残废,生活不能自理,身边的人全都避如蛇蝎

一想到书中的下场,孟贞打了个寒噤。

她不过就是看书的时候情绪过激,骂了几句,也不至于搞这么一出?

这都三天了还没能回去。

恐怕是回不去了。

嫂嫂,我去给你煮。

看她不说话,温梨脆生生的说着,迈着小短腿,捧着鸡蛋就想要回去给她煮鸡蛋。

在心里长叹了一口气,孟贞起身摸了摸温梨的小脑瓜,说:我们一起煮。

厨房很简陋。

只有一个用泥土堆砌而成的灶台,上面架着两口锅,旁边还搭着一块案板。

孟贞坐在小木凳子上,点燃了柴火塞进了锅灶里。

一口大大的铁锅,里面就煮着一个鸡蛋。

在烧火的功夫间,她又看了看房子里的情况。

这家里的房子虽然简单,没有多少大件,但看起来干净整洁。

墙边的大木桶底只剩下了薄薄一层米,旁边的木柜上还放着包的严严实实的一小把面。

除此以外,家里还养着两只鸡。

但现在只剩下了一只。

原本的孟贞,也正是看中了这户人家有米有面,才主动装好人,愿意嫁过来。

不过凭着原主的记忆来看,这家里的米面也基本被吃光了。

现在的平宁村实在是太穷了,土地贫瘠,收成一年不如一年,许多户人家没吃食,饿得出去扒草根。

在这种情况下,不少人都打起了她们的主意,但谁都没有孟贞的脸皮厚,连要嫁的人都没见过,就自发的住了过来。

还美名其曰,她心仪温远已久,只要他回来,立马就去领证。

她一放出话,村子里那些人都知道她是个泼妇,很难缠,也只得作罢。

这户人家里平常只有孤儿寡母两个人,还有一个二十来岁的儿子,名叫温远,也就是女主的哥哥。

温远很少露面,两三年回来一次,每次回来都会给家里置办不少东西。

但过不了两天,又会失踪。

书中没有过多描述女主的这位哥哥,有提过寥寥几笔,好像是死了,反正直到孟贞被打残,都没见作者再提过这个人。

想着书中的情况,再结合现实,看的孟贞只想叹气。

但一想,反正没领证,只要离开,书中那些事情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了?

想到这里,原本垂头叹气的孟贞终于来了精神。

等给这家里干几天活,回报一下她们的照顾,她就离开好好生活,不给女主找麻烦,安稳度日!

打定了主意,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孟贞脸上难得出现了笑容。

她起身看了看锅里,鸡蛋煮的差不多了,捞出来后放在凉水里浸了浸。

感觉不烫了,在灶台上轻轻一敲,开始剥壳。

光滑细嫩的鸡蛋呈现在了眼前。

孟贞把壳全剥完,将鸡蛋递到了乖巧站在一边的温梨面前。

你吃。她笑笑。

她这一笑,又黑又胖的脸看的有些渗人。

温梨有些害怕,没敢接,两只小手抓着补丁衣裳,像是无处安放,还像是站不稳的往后退了退。

嫂嫂吃。

又脆又软的声音,让人的心都跟着融化了。

孟贞之前一直是孤家寡人,没养过孩子,印象最深的就是熊孩子,因此,对孩子一向是能避多远就避多远。

但眼前乖巧听话的小温梨,让她的心都跟着软的一塌糊涂。

那这样,小温梨吃蛋清,嫂嫂吃蛋黄怎么样?

她尽量放缓了声音。

但原主这声音实在是粗犷。

温梨一双晶莹剔透的眼睛看了看鸡蛋,有些犹豫,吞了吞口水,乖乖的点点头。

听嫂嫂的。

孟贞小口小口的给温梨喂完了蛋清后,才一口解决了蛋黄。

见时间不早了,她打算做晚饭。

但这整个房子里也找不出多少能吃的东西。

在原主的记忆里,她们前一个月的晚上都是煮点清水面果腹。

她来的这两天,看着剩下的那一把面条,没能狠心煮了,吃了两天的水煮土豆。

在厨房里翻箱倒柜半天。

孟贞终于找出来了三个长芽的土豆。

土豆皮隐隐还有点发绿,拿在手里都感觉有些烫手。

她有些窒息的想。

连续吃三天的长芽土豆,会不会中毒?

就在这时,孟贞眼睁睁的看见,绿土豆的旁边突然凭空出现了一行字——

This vision of Baiame was seen by the native, apparently as a result of the world-wide practice of crystal-gazing.19 Mr. Tylor suspects “the old man with the beard” as derived from Christian artistic representations, but old men are notoriously the most venerated objects among the aborigines. Turning now to Mrs. Langloh Parker’s More Australian Legendary Tales (p. 90), we find Byamee “fixed to the crystal rock on which he sat in Bullimah” (Paradise). Are we to suppose that some savage caught at Christian teaching, added this feature of the crystal rock from “the glassy sea” of the Apocalpyse, or from the great white throne, and succeeded in securing wide acceptance and long persistence for a notion borrowed from Europeans? Is it likely that the chief opponents of Christianity everywhere, the Wirreenuns or sorcerers, would catch at the idea, introduce it into the conservative ritual of the Mysteries, and conceal it from women and children who are as open as adults to missionary influence? Yet from native women and children the belief is certainly concea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