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阅读 > 总裁文学
《踹了战神,我带崽种田搞事业》小说章节免费阅读 慕悠然萧玦小说全文

《踹了战神,我带崽种田搞事业》小说章节免费阅读 慕悠然萧玦小说全文

踹了战神,我带崽种田搞事业
踹了战神,我带崽种田搞事业中主要人物有慕悠然萧玦,是作者九郎倾情著作的一部古代言情小说,目前正在连载中。样,带了好多东西回来,温李氏做了一大桌子的菜,席间,慕悠然话里隐含以后在铺子里住的事。温家人何其聪明,温青山慈爱不着痕迹道:“悠然永远是温家的儿女,自己家,不忙就该日日回来。”温家人也同样如此道,......
作者:九郎 更新时间:2022-12-01 17:38:36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踹了战神,我带崽种田搞事业》全文免费阅读

她嫁了人,就不该再住在外祖家了。

带着一堆东西到了温家,温家人见到慕悠然都很高兴,慕悠然如同往常回自己家一样,带了好多东西回来,温李氏做了一大桌子的菜,席间,慕悠然话里隐含以后在铺子里住的事。

温家人何其聪明,温青山慈爱不着痕迹道:“悠然永远是温家的儿女,自己家,不忙就该日日回来。”

温家人也同样如此道,慕悠然心里感动,笑着把话题揭过。

当夜,慕悠然高兴的躺在床上,因为高兴都多喝了几杯,萧玦在旁边给她倒了杯温水,喂她喝下。

慕悠然喝得呛了住,“咳咳咳,”

萧玦忙给她顺背,慕悠然有些迷糊躺在他胸膛里,昏昏欲睡。

萧玦看着她:“你不放手,我就和你一起睡了?”

慕悠然没理他,萧玦要放手,慕悠然觉得自己抱着一只大熊,死死扣着他一起到了床榻上。

萧玦没料到她这一出,两人一起栽倒。

唇不小心擦过了那滑嫩的额头。

慕悠然毫无所觉闭着眸,萧玦低头,看着这面前绝色的美人。

越和温家人相处,他越猜测到这一家子人是谁。

那么,她就是温尚容的女儿?

当年,京中,温尚容可是闻名的大才女,京中第一美人。

这样的人,生下来的女儿,自然是绝色。

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能跟温家的女儿扯上关系,尤其是那个尊贵的人,见到慕悠然,该是何等复杂心境。

“慕悠然,利用你,我是被逼无奈。既然娶你,那我这辈子就是不爱你,我妻子的名分,也永远都是你的,算我给你的补偿,这辈子,我不会亏待你。”萧玦低声道。

慕悠然和萧玦回镇上忙生意,慕悠然日日算着账本,准备接下来的发展计划,已经三天没回去了,温青山已经说过那是她的家,她就少了许多顾虑,这几日纯属是忙得没时间回去。

她把事情挤压着,想这两日忙完就抽空回去。

“咳咳,”慕悠然忙碌得脚不着地,风寒又有些严重,整个人都有些面色憔悴。

萧玦拦不住这人,只能在她后面默默伺候。

慕悠然忙得没有手,就就着萧玦的手喝他送来的不烫不冷的温水,喝了这段时间,她都熟悉了这个男人,他很自然的喂,她很自然的喝。

慕悠然有时候松懈下精神,看一眼身边认真喂她水的男人,此刻他俊美的五官轮廓都渐渐模糊,只剩这个人,让她觉得放松,想要靠一靠。

这些日子,她在想,其实,嫁给这样一个男人也不错。

一辈子这样相濡以沫的过下去。

老了,有个人陪。

给这个男人生个孩子?她想着,看着他深邃认真的眼眸,觉得也可以!

“表妹!表妹!出事了!你在哪里!”

慕悠然正在角落,被萧玦喂水,此刻听到声音,立刻朝店铺门口,急乱到处找她的温思飞看去,道:“什么事?”

温思飞忙道:“表妹,大哥不见了!大哥昨天白天入城来买笔墨,结果从昨晚,到现在都快到中午了,还是没见到人,听说最近外面匪寇生乱,我们担心大哥在哪里出了什么事,二哥去城外查匪寇那边,我到镇上来找你,想让你喊人帮忙一起找找!”

慕悠然眸色一沉!

温思平不是胡乱来的人,怎么会买个笔墨人不见了!

只能是出事了!

听温思飞说最近不太平,她在镇上做生意,也很清楚这件事!

心下意识一紧!

“好,我们立刻去找!”

慕悠然立刻唤了几个店的伙计,关了店门,出去找人。

他们问了几家书店,在长兴街的敬德书斋确实打听到温思平来买过笔墨,昨天未时一刻来的,之后就离开了。

未时一刻到现在了,人影都没有!

慕悠然等人心急如焚问了几条街的人,温思平的长相,俊美儒雅,撞见个昨天注意的路人也不是没可能。

问了一会儿,茶寮的小贩道:“我看见了,那人走着,前面一辆富贵的马车突然跑下来一个妆容精美的美丽小姐,朝他追过去,他好像没给人家好脸,他往左边拐角口走了,那小姐跟着过去,车夫驾着马车也过去了,我不知道后面发生什么了。”

慕悠然怀疑的看向温思飞,温思平认识什么富贵人家的小姐,温思飞应该知道点。

她一直没注意,还以为温思平那样的人,对女人没什么兴趣!谁知还能跟女人扯上关系!

温思飞肯定摇头道:“没有!绝对没有!大哥没有和什么富贵小姐有来往!”

慕悠然便转头,给了小贩十个铜板,向他打听了那马车的式样!

温思平的失踪,很有可能就和那马车有关了!

得知马车的样式,慕悠然等人就立刻到处去找,听那描述说起来,那马车通体花梨木车身,绣纹锦帘,玉珠挂穗,确实够贵气!

这镇上这样的车应该少见!

问了后面几条街的店家小贩,顺着他们指的路到了一家客栈前面,慕悠然深吸一口气,忙奔进去!

她实在不明白,大哥好端端的不回家,跑来住客栈做什么!

她给了跑堂一钱银子,跑堂忙带着她们上了楼。

指着一处丫鬟守着门口的地方,道:“夫人,就是那里,昨日那位公子就是住在了那间房。”

慕悠然扫过那丫鬟眯了眯眼,随即冷面走过去,欲推门。

“你谁啊,这是我家小姐的房间!”那丫鬟气势汹汹骂道!

慕悠然冷笑:“呵,对不起,我大哥好像也是这个房间,请容我进去看看,还是你保证,这里面只有你家小姐?”

那丫鬟蹙眉扫她一身粗布衣,嫌弃道:“还有我家姑爷!”

慕悠然气笑了,“是吗?”慕悠然狠狠敲了两下门:“大哥,你在吗?我是悠然,你昨日一夜没回来,大哥,你在里面就出来一下,家里人都很担心你!”

“喂,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丫鬟愤怒去推慕悠然!

萧玦一只手挥开丫鬟,丫鬟后退了一丈多远,踉跄倒在地上。

慕悠然只冷沉盯着面前的门,确定没人回复,她猛地就推开了房门!

小说《踹了战神,我带崽种田搞事业》 第10章 大哥不见了 试读结束。

Against these ideas M. Cosquin argues that if the Aryan people before its division preserved the myths only in their earliest germinal form, it is incredible that, when the separated branches had lost touch of each other, the final shape of their myths, the m?rchen, should have so closely resembled each other as they do. The Aryan theory (as it may be called for the sake of brevity) rejects, as a rule, the idea that tales can, as a rule, have been borrowed, even by one Aryan people from another.10 “Nursery tales are generally the last things to be borrowed by one nation from another.”11 Then, says M. Cosquin, as the undivided Aryan people had only the myths in their least developed state, and as the existing peasantry have only the detritus of these myths — the m?rchen— and as you say borrowing is out of the ques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