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阅读 > 科幻文学
主角叫杨旭李建业的小说-《大夏第一太子》全文目录免费阅读

主角叫杨旭李建业的小说-《大夏第一太子》全文目录免费阅读

大夏第一太子
《大夏第一太子》是近期大家都在寻找的一本穿越小说,该小说由金牌网络作家捉猫精心编写,讲述了杨旭李建业之间一波三折的故事,为您精心推荐。一个扭动着诱人的腰肢,毫不吝啬的展示着傲人的资本。一个双臂勾住杨旭的脖颈,歪着脑袋,饱满圆润的红唇在杨旭脸颊轻轻厮磨。杨旭带着兴奋的神色,然而,他的眼神却不时瞟向别墅二楼的楼梯拐角,等待着金三角最......
作者:捉猫 更新时间:2022-12-01 17:39:35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大夏第一太子》全文免费阅读

“杨哥哥~人家胸口有点痒,你帮人家挠挠呗。”

“杨哥,我的嘴巴很甜的,你要尝尝吗?”

金三角大别墅。

杨旭半卧沙发上,身旁是两位衣着暴露,性感妖娆的女郎。

一个扭动着诱人的腰肢,毫不吝啬的展示着傲人的资本。

一个双臂勾住杨旭的脖颈,歪着脑袋,饱满圆润的红唇在杨旭脸颊轻轻厮磨。

杨旭带着兴奋的神色,然而,他的眼神却不时瞟向别墅二楼的楼梯拐角,等待着金三角最大毒枭的身影。

他是个卧底,在这位大毒枭身旁潜伏了十年,终于得到了他的信任!

今天,他就要收网了!

为了把戏演真,杨旭大笑一声,直接把女郎压到身下。

可就是这个时候,他身下的女郎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小嘴微张:

“杨哥,感谢你亲兄弟吧,要不是他,我们还真不知道你是个潜伏十年的卧底。”

......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出大事了!”

“陛下要废掉您的太子之位,还要将您逐出皇城。”

耳边传来一阵焦急的呼喊声,杨旭迷迷糊糊睁开眼,可入眼处却让他大为震撼,心生警惕!

昏暗的烛光,肮脏的地面,染血的墙壁,堆积在角落发臭的茅草。

以及足足三重的铁栏,断绝任何从这里逃离的希望。

这,这是囚牢!

牢房中,盘膝坐着一道身影,披头散发,手带镣铐,一身蟒袍更是皱皱巴巴。

正是杨旭自己!

“什么情况?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为什么穿着这样的衣服。”

恍惚间,他的太阳穴一阵刺痛,一股庞大的记忆袭来。

他是大夏王朝臭名昭著的废物太子,杨旭!

他不学无术,身无一技,连一首像样的诗赋都做不出来。

他一手好牌打的稀烂,他母亲乃是后宫之主,卫皇后,卫家更是一方豪门,包揽大将军,御史大夫众多核心官员。

可以说,他几乎是稳坐皇位,可现在却锒铛入狱!

在卫家反应不及的速度下,被打入天牢。

原因…还属那一次震撼朝廷的祸事。

巫蛊之祸!

数月前,老皇帝感染风寒,可医治百天不曾痊愈,朝廷上下人心惶惶,生怕出现差错。

可就在这个关键节点!

竟有人在杨旭寝宫中发现了纸扎的小人,贴着老皇帝的生辰八字,小人被四根铁链禁锢,身上插满银针!

更甚者,小人的体内,还有杨旭亲笔写的诅咒,内容大抵是希望老皇帝赶紧归西,好让他继承皇位!

随后,东窗事发,皇帝震怒,当即下令将太子打入天牢!

“我…我竟然穿越了!”

“还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王朝,竟还是被打入了天牢。”

感叹命运无常的同时,杨旭很快冷静下来,上辈子卧底身份让他拥有强大的心理素质。

既然上天给了他一次重活的机会,他必然要牢牢抓住!

理清楚脑海中的记忆,杨旭很快明白了巫蛊之祸的真正原因。

皇子栽赃嫁祸,皇帝顺水推舟!

是一个针对太子,针对卫家的局!

太子愚笨,不易为帝!

卫家独大,皇帝不喜!

两点原因,引发了这场巫蛊之祸!

布局者不仅是他的皇兄弟,不仅是卫家的政敌。

最重要的是,那位坐在权力宝座上的皇帝,默许了!

要不然,身为诸君的他,又怎能不经调查,第一时间入狱呢?

穿越到帝王之家,杨旭忍不住感叹道:

“皇家无情。”

“优胜劣汰,能者居之,我只是一个废物,对于皇位,自然是不能染指。”

“别说是我的那些兄弟姐妹,就算是父皇,恐怕也不甘心把江山交给我这个废物吧。”

听到杨旭的话,囚牢外一个太监满脸担忧,赶忙劝道:

“太子殿下,切不可妄自菲薄啊!”

“您是太子,这大夏江山本就该你继承,别人不能抢!”

“再者,此事并不是毫无转机!”

“皇后娘娘让我给你带句话,只要你能证明您具有才华,有继续担任太子的资格。”

“娘娘会恳求陛下再给你一次机会的。”

他是东宫宦官总管,照顾杨旭的生活起居,后者啷当入狱后,他始终不离不弃,在囚牢外陪着杨旭。

可他不知道的是,囚牢里的这个太子,早已不是之前的太子了。

他是来自龙国的一名顶尖卧底,常年游走于大毒枭,红色恐怖通缉犯身旁,功勋无数!

而原太子,不愧被称为废物太子,身子极差,竟活生生在大牢里吓死了。

杨旭眉头一挑,用太子的口吻,沉声问道:

“吴大伴,本宫该如何展现才能,是要写一篇策论吗?”

“回殿下,当然可以,甚至您只要创作一首像样的诗就行,堵住认为殿下无能之人的嘴即可。”

“诗?”

杨旭心中松了一口气,要是真让他写一篇古代策论的话,确实很难,但仅是一首诗的话,那太简单了。

唐诗宋词元曲,他都有涉猎。

他思索起来。

天牢里的气氛很压抑,吴总管攥住铁栅栏,眼巴巴的看着杨旭。

他心中是多么希望杨旭能做出来一首诗啊!

只要能证明杨旭是有一丝才华的,证明他有坐上太子之位的资格。

那么凭借杨旭嫡长子的身份,再加上在皇后娘娘和卫家帮助下,哪怕是大出血,也能救出太子。

可他的心情也是沉重的,太子废物众多周知,想做出一首像样的诗,比登天都难!

可皇后娘娘,自始自终都坚信。

她的儿子不是废物!

“母后,她现在身体可好?”

倏忽间,杨旭开口问道。

对于这个从未见过面的母亲,他是感激的,敬佩的。

皇家无情,但母爱无疆!

在记忆中,饶是原主是个废物,卫皇后却对他疼爱不已,不遗余力的为他铺平道路。

这等母亲,伟大!

“皇后…皇后娘娘,她很不好。”

脸上闪烁着犹豫,纠结,半晌后,吴总管才吐露出这么一句话。

“自从殿下入狱后,娘娘他茶饭不思,以泪洗面,每日跪在陛下殿前,恳求能饶你一命。”

“娘娘还说,她不求殿下多优秀,只求您一辈子平平安安,无灾无难。”

吴总管说完后随即抬起眼眸,满是复杂的望向杨旭。

呼~

深深吐出一口气,抬头望天,杨旭强忍着不让眼泪流出眼眶。

面对母亲,哪怕是最冷血的人,也会轻易触动内心。

且不说为了自己,就算是为了母后,他也不能再当一辈子废物了。

“兄弟,就让我替你孝敬母亲吧。”

杨旭心中对原主人暗暗说了一句,随即站起身来,目光灼灼!

吴总管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猛地望向杨旭,紧张无比。

下一刻,杨旭动了,他踏动了第一步,同时开口道:

“煮豆持作羹。”

吴总管眼睛一亮,脸上的激动抑制不住,慌乱的从怀里拿出纸笔!

他的主子,要作诗了。

哪怕是一首废诗,也是诗啊!

杨旭面露深沉,接着踏出第二步,继续说道:

“漉豉以为汁。”

第三步!

第四步!

“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

......

第五步!

第六步!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

一步一句,六步成诗!

足矣…彰显才华。

铁栏外的吴总管面色震感,口中不断念叨着“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是啊,我们本是同父所生的孩子,为何要着急互相残杀呢?

“殿下,殿下!好诗啊,好诗啊!”

“此诗何名?”

杨旭沉默片刻,淡淡道:

“六步成诗,就叫它六步诗吧。”

吴总管赶忙激动的点头,应道:

“老奴就知道,您一定有文采的!”

“我这就去把诗呈给皇后娘娘,不多时,就能把您救出开的。”

说完,他疯也似的冲出了囚牢。

杨旭背着手,静静的看着墙壁,神色凝重。

渡过了这次危机,下次呢?

帝王之家,生存之道在于争。

不争,即死!

既然如此,那就争他个昏天暗地。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杨旭在脑海中思索接下来的对策。

......

思索间,囚牢外突然出现一道慌乱至极的身影。

正是方才兴奋离去的吴总管。

可此时,他满头大汗,满眼惊惧!

“殿下,不好了,出大事了!”

......

Having been initiated into the secrets of one set of tribes, Mr. Howitt was enabled to procure admission to those of another group of “clans,” the Kurnai. For twenty-five years the Jeraeil, or mystery, had been in abeyance, for they are much in contact with Europeans. The old men, however, declared that they exactly reproduced (with one confessed addition) the ancestral ceremonies. They were glad to do it, for their lads “now paid no attention either to the words of the old men, or to those of the missionaries”.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