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阅读 > 历史文学
神眼通天完整版全文阅读 王凯党奎 大结局

神眼通天完整版全文阅读 王凯党奎 大结局

神眼通天
主角是王凯党奎的人气小说《神眼通天》,又名是《神眼通天》,畅销作者“城宝”的代表作之一,小说已完结,安全入坑。主要内容是:奎还是竭力抬起一手,伸向了母亲病房所在的位置。见状,党金只好紧咬嘴唇,扶着他朝着病房奔去。来到病房,里面早已乱作一团!“医生过来了吗?!”“心肺复苏别停!除颤器马上就到!”“还有没有强心针?快去申......
作者:城宝 更新时间:2022-12-01 17:41:57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神眼通天》全文免费阅读

党金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搀扶。

当把父亲抱入怀中时,却发现父亲脸色已经极度惨白,仿佛全身精血都被抽空了一般。

仔细一看,在他手臂处居然有好几个针眼!

“这是!”

仅是一眼,党金就明白了一切。

为了给母亲凑医疗费,父亲已经不止一次的去卖过血了!

好在只是身体虚弱,并没有生命危险。

“快......你妈......”

尽管嘴唇都有些发紫了,党奎还是竭力抬起一手,伸向了母亲病房所在的位置。

见状,党金只好紧咬嘴唇,扶着他朝着病房奔去。

来到病房,里面早已乱作一团!

“医生过来了吗?!”

“心肺复苏别停!除颤器马上就到!”

“还有没有强心针?快去申请啊!”

五六名护士满脸焦急,忙的手足无措。

可尽管如此,心电图上依旧只是一道死寂的横线。

“好了,全都停下吧。”

这时,钟业的声音响起。

“钟医生!”

看到钟业到来,那些护士连忙围了过来。

“病人现在情况非常危急,生命体征已经近乎虚无,您......”

可不等护士交代完病情,钟业就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既然生命体征已经消失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随即,他抬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面无表情的开口了。

“下午两点零八分,病人抢救无效,宣布死亡吧。”

“噗!”

话音刚落,党奎直接一口鲜血喷出,当即昏死了过去!

顾不上父亲,党金双眼瞪得滚圆,脸上满是难以置信。

这一刻,周围的时空仿佛静止了一般!

“我妈她......她......”

一幕幕场景开始在他脑海中闪回。

“不!”

心中大吼一声,他突然面容狰狞,一把抓住了钟业的衣襟!

“我妈不可能会死!”

“你根本就没有进行过抢救!凭什么宣判我母亲已经死了?!”

“钱我已经给你了!现在马上去救我妈!马上!”

看着已经陷入癫狂的党金,钟业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甚至,他眼中还浮现出一抹庆幸与鄙夷!

“嗤,我刚才居然有一瞬间以为这傻子回复了正常,现在看来,倒是我多虑了啊。”

心中冷笑一声后,他一把甩开了党金的手。

“滚开!”

“要不是你们拖拖拉拉死活不把钱给我,你母亲也不至于死的这么早。”

“变成现在这样,都是你们两个白痴父子罪有应得!”

说罢,他便命令起护士将党金母亲推出病房。

与此同时,医院的院长正好查房路过此处。

听到里面的吵闹声,便微皱着眉头走了进来。

“全都安静!”

“这里是医院,吵吵闹闹的像个什么样子!”

一道呵斥令病房安静下来后,院长也看到了站在一旁的钟业。

“钟医生,给我一个解释!”

见状,钟业立即带着满脸委屈,来到了院长面前。

“院长啊,这可不怪我。”

随后,他伸手指向了身后的党金,接着开口了。

“这傻子居然让我去救一个已经抢救无效宣布死亡的病人,这不是纯属找事吗?”

“至亲死亡,我理解家属心中的痛苦,可我又不是神仙下凡,怎么可能把一个死人救活。”

“您说是吧,院长。”

听完这些,党金气的一口牙都快要咬碎了!

“你放屁!”

“你压根就没有进行过任何抢救措施,凭什么说我母亲已经没救了?!”

大吼一声后,他也顾不上跟这种人争吵了,连忙冲到了母亲病床前。

就在此时,他脑海中再次浮现出一幅脉络图!

顿时,母亲身上也开始有点点绿芒闪烁起来。

看到这幕,党金不由浑身一颤,整个人都随之激动起来!

“还活着!还有救!”

随即,他一把推开了想要将病床推走的护士。

“我妈还没有死!她还活着!”

“你们没能力救就滚一边儿去!我自己来!”

“这......”

看到党金的反应,护士不由满脸为难的看向了门口的院长。

院长沉吟了片刻,最终还是轻叹一口气,挥了挥手。

“算了,就由他去吧。”

智力本就受损,现在又亲眼目睹了自己母亲的身亡,院长也不忍心眼睁睁的看着他陷入癫狂。

得到了院长的首肯,病床边的护士们也纷纷让了开来。

党金深呼一口气,随后双眼一凝,直接伸出一指,点在了最亮的一抹绿芒上!

“这!”

突然,院长惊叫了一声!

“院长,怎么了?”

身旁的钟业不由疑惑问道。

“刚才那一指,不偏不倚正好点在了膻中穴上!”

“这可是人体三十六处死穴之一啊,这小子是嫌他母亲死的不够彻底吗?”

“而且,他为什么能这么准的找到膻中穴?”

院长满脸震惊,眼中满是茫然和不解。

而这时,党金第二指已经落下。

“鸠尾,又是一处死穴!”

院长的惊呼,党金自然是听到了。

可现在他没心思去管他人说什么,眼中只有母亲体表不断闪烁着的那些绿芒。

深吸一口气后,他一连落下七指!

“嘶!”

看到这幕,院长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连脸色都有些泛白了!

“巨阙,神阙,气海,关元,终极,曲骨,膺窗......”

“算上刚才那两处,人体胸腹部十四处死穴这小子居然点中了九处!”

“他想干什么......他为什么能找的这么准?!”

听得院长的呢喃,钟业却不以为然。

穴位找得准又如何?

不说全点在了死穴上,就算是找对了的关键穴位,一个死人难道还能因为这几指头点下去而活过来不成?

“一切,都是徒劳罢了。”

可就在他心中不屑时,已经静止的心电图却有了反应!

滴......滴......滴…滴…滴…

随着几声滴滴作响,心电图上的那道横线重新波动了起来!

“活......活了?!”

In most traditional versions of Cinderella will be found examples of the beast, once human, slain by an enemy, yet potent after death. This beast takes the part given by Perrault to the fairy godmother. The idea is also familiar in Grimm’s Machandelboom (47), and was found by Casalis among the Bechuan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