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阅读 > 职场文学
齐哲苏星晴《大齐废太子》【好看的言情小说】

齐哲苏星晴《大齐废太子》【好看的言情小说】

大齐废太子
初宸 是作者的都市小说已完结,小说《大齐废太子》是一部破镜重圆类型的情感著作,文中的关键人物是齐哲苏星晴。具体讲述了第三章 留下做我小妾太子殿下,我还是要提醒你。若与我等对诗,三局两胜,你已赢了一局,尚有一丝希望。可若是按你定的规则,那就是一局定胜负,输了便要割让汉中!几个太监摆好笔墨纸砚退下。齐哲走到案前坐下,甚至都懒的搭理赵嫣。赵嫣深感受到侮辱,这天下可从来没有人敢如此的轻视她!殿下,你这是要提笔作诗?不用再 ......
作者:初宸 更新时间:2022-12-01 17:52:25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大齐废太子》精彩节选

第十章 截杀太子

殴治眉头紧皱,赵国和齐国的比试,更多的人认为齐国必输,不知道这个纨绔太子是如何有必胜的决心的。

殴治早就想效仿其父,为帝王铸剑成就千古美谈。

而大皇子便是他想要辅佐承继大统的人选。

太子此话可当真。

齐哲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何况这么多人看着,我堂堂太子还能骗你不成!

好!我跟你去!

此时一线檀香升腾而起,在半空散成花状。

大皇子齐武端着酒杯,时常深叹口气,有些微醺。

此刻下人来报,二皇子来了。

还没等齐武说话,齐善已经冲了进来,嘴里还念念有词。

都给我滚开,我找大哥有要事,大哥,不好了。

齐武挥了挥手让跟进来的下人退下,把酒杯放在桌上面露不悦问道:你怎么来了?

齐善有些气喘慌乱说道:我的人跟我说,太子把殴治劫走了!

什么!?齐武突然起身,胳膊碰到酒壶,酒撒了一地。

外边又冲进来一人进门便跪下说道:殿下,太子从锻造营把殴治带走了!

齐武满脸惊愕怒道:那个废物,带走殴治是想做什么!

可他又猛然回过神来,看向旁边的二皇子齐善:二弟,你这消息收到的比我还快啊。

齐善说道:大哥,现在不是你我二人争斗的时候,太子作诗满朝皆惊若此时我们不合作,七弟不下台,你我二人都没机会!

哼!齐武冷哼一声,走出去喊道:来人点兵,随我去城门拦那废物!

夜间数百兵力在片刻集结,火把齐扬,快马飞奔拦截齐哲。

二皇子齐善见齐武走了,露出一抹诡秘的笑:回宫!睡觉!

锻造营在京城之外,地处偏僻,回来需要时辰。

齐武只能在城外进行拦截,齐哲如果到了京城齐武便不能再动手了。

不然肯定会被护城军当成叛军格杀。

齐帝翻看着古书典籍,不急不慌的听刘公公跟他说了这些事,面不改色。

齐瑾年问道:邢政呢?回府了?

邢尚书把太子带去锻造营后没有回府,去了兵部。此时想必正在为他儿子的事操劳。刘公公回答道。

知道了,继续盯着吧。

刘公公稍作思索继续问道:大殿下带了不少人,太子殿下在朝中毫无势力,陛下不帮帮太子吗?

你问的太多了。齐瑾年给了刘公公一个眼神。

刘公公顿时被吓的神色惊慌跪倒在地:是是是,老奴知错,老奴该死。

出去吧!

此时齐哲身后只带了两个侍卫,远远的便看到前边火光摇曳暗叹了一声:麻烦来了。

走到近前齐哲下马,满脸堆笑走上前去: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大哥啊!

齐武马都没下马,满脸怒意:太子殿下,深夜从锻造营带走殴治是何用意,莫不是不把我这大哥放在眼里!

齐哲仰着头身段放低了不少:哪有,这不是在准备三天后的比试吗?想让殴治给我弄把兵器,事出紧急忘了通知大哥,是我的不是。

我懒得听你废话,把殴治留下,你自行离去。齐武冷峻说道。

齐哲拿出佩剑喊道:大哥。这是父皇的星泉剑,奉旨办事,烦请让路。

齐武看清楚那剑确实是星泉,迟疑些许,冷哼一声:父皇怎会把星泉给你。

定是你偷的!来人给我把太子抓了,敢反抗者,杀!

齐武亲兵对他的忠诚更甚于对天子的忠诚。

至于齐哲,在他们眼中不过是一个随时被废掉的太子。

数百精兵冲杀而来,齐哲我擦一声。

齐哲怎么也没有想到齐武可以疯狂到如此地步。

我是当朝太子谁敢动我!齐哲高举佩剑此时显然已经毫无作用。

齐武大叫一声:你昏聩无能,引发国战杀你是救天下百姓!

数百精兵片刻就杀了齐哲随从,把齐哲围在了中间。

齐武冷笑一声:齐哲,你死期已到!今日我便亲手杀你!

齐武坐在马上,可谓是神武盖世。

神马嘶鸣,齐武怒举大刀向着齐哲头顶砍了过来。

齐哲猛然一惊,连忙躲闪。

叮!

突然,齐哲听到一个金属碰撞的声音。

齐武大喊:是哪个放箭!

紧接着便是一声不怒而威的喊声。

叛军作乱,格杀勿论!

一支支飞箭如雨般倾泻而下,那数百强兵顿时死了一半有余。

周围杀声四起,大皇子的兵马瞬间慌乱不堪,纷纷询问大皇子该怎么办。

齐武咒骂一声:先杀了这个废物再说!

齐武提刀再砍,一支飞箭竟然直接穿透了他的手臂,一声惨叫传出,刀落在地上。

齐哲立刻反应过来,拔剑砍向马蹄,马一阵嘶鸣马蹄被星泉剑顿时斩断。

齐武摔在地上闷哼一声,看向周围。

自己带来的人马被悉数擒获,一个高大威猛身披战甲的身影自摇曳火光中走了过来。

齐哲定睛一看竟然是兵部尚书,邢政。

邢政,你齐武脸上豆大的汗珠落下,伤臂不断涌出鲜血。

邢政目视前方没有看向齐哲或齐武任何一人.

沉默一会才开口道:臣接到奏报称有大批人马往城门方向来了,以为是叛军,却不想是两位殿下。

邢政你竟敢伤我,待我

殿下!邢政提高了音量打断齐武说道:殿下深夜带兵封了城门,是想谋反吗?

还没等齐武回答,邢政继续说道:是不是谋反,回城再说,来人,带殿下回城疗伤!

齐武怒骂邢政,却还是被邢政的人给带走了。

齐哲被这一幕弄的也有些懵了,这闹的是哪一出。

他看着周围数不清数量的兵马,每个都身着一身黑甲,有的持弓有的持剑。

虽然分布不匀,但齐哲确定这是一支经受过严格训练的军队。

如果说大皇子的兵马算是精锐,那这支兵马便算是天降的神兵。

难道说邢政这是想要为自己的儿子报仇?

可为何要射伤大皇子呢?坐收渔翁之利岂不快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