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阅读 > 悬疑文学
主角是乔明月薄时琛的小说 《小哑妻死后,千亿总裁在墓前哭成狗》 全文在线试读

主角是乔明月薄时琛的小说 《小哑妻死后,千亿总裁在墓前哭成狗》 全文在线试读

小哑妻死后,千亿总裁在墓前哭成狗
主角是乔明月薄时琛的小说《小哑妻死后,千亿总裁在墓前哭成狗》,是作者“花生落”的作品,小说主要讲述了:迅速回笼,现在的自己对于薄时琛就是陌生人,他本身就是霸道的性子,自己硬碰硬,完全讨不了好。“薄爷对不住,刚刚是我太着急了。”乔明月低下头,识趣示弱,“可我真的不想嫁给薄三少,您大人有大量,就收回这......
作者:花生落 更新时间:2023-11-15 16:43:29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小哑妻死后,千亿总裁在墓前哭成狗》全文免费阅读

“你说什么?”

薄时琛起身朝着女人逼近,狭长凤眸满是凌厉,俊脸阴沉似寒冰,“真以为乔家是云城行业龙头,你就能肆意妄为?乔明月,上一个敢这么跟我说话的,坟头草已经一米高了。”

压迫感扑面而来,乔明月身上起了一层薄汗,理智也迅速回笼,现在的自己对于薄时琛就是陌生人,他本身就是霸道的性子,自己硬碰硬,完全讨不了好。

“薄爷对不住,刚刚是我太着急了。”

乔明月低下头,识趣示弱,“可我真的不想嫁给薄三少,您大人有大量,就收回这桩婚事,行不行?”

“你心里有人?”

薄时琛停下脚步,双臂交叉胸前,目光审视着对方,“真不愿意嫁,就把有生丸交出来,不白要你的东西,条件你提。”

婚前生子,甚至现在还有心上人的女人,也配不上老三,能谈成交易更好。

“不可能!”

乔明月想也不想的拒绝,当年车祸,安崽在她体内时间过长,险些没窒息死亡,他这两年看着是健康了,可她还是不放心。

有生丸只有一颗,哪怕以防万一,她也只能留给儿子。

“我会和你爷爷商量,婚事下月办。”薄时琛语气轻慢,乔明月要是聪明人,就该明白给她好处和给乔家好处的区别。

乔明月脸色一寒,近乎于咬牙切齿道:“薄爷要这么不择手段?有生丸是救命的药,我并没有听说薄家有谁生病,你何必要跟我抢?”

“我儿子需要。”

薄时琛坐回沙发上,俊脸凝重似寒霜,“他身体不好,所以有生丸我势在必得。”

“儿子?”

乔明月面色发青,五脏六腑似乎扭曲成一团,挤压着血管,让她呼吸都困难。

当年她怀的是双胎,可被哥哥救走后,却只生下安崽,她追问过很多次,哥哥才说了实话。

在哥哥赶来之前,她确实生下一个孩子,但那个孩子生下来就没了气息,当时他来的匆忙,设备有限,又赶着救治她和肚子里的那一个,所以就没管死掉的孩子......

她把颤抖的手指藏进口袋,强装镇定道:“并没有听过薄爷娶妻的消息,不知道你的孩子多大了?”

薄时琛拧眉,他不喜欢别人探听他的隐私,可因为有生丸在对方手上,他还是压着不耐烦道:“五岁......”

话未完,电话**响起。

薄时琛掏出手机,乔明月一眼便看见屏幕上闪烁的柳月两个大字。

“继全好好的,你不用担心。”

“你对他当然是最好的,我不会怀疑。”

“你放心,我不会让他受委屈。”

......

一句又一句,时时刻刻在敲打乔明月高高悬着的心,她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无一处不是冷的。

她还在妄想什么?

她的大儿子要是还有能救回来的希望,哥哥肯定不会弃之不顾。

薄时琛的儿子,很有可能是和柳月生的。

安崽五岁,他的儿子也五岁,难怪当时薄爷爷头七刚过,他便忍不住要和自己离婚,敢情是要给柳月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一个名分!

可恶!

挂断电话,薄时琛瞥向女人,眉头又皱紧两分,自己不过接个电话而已,她做什么一脸苦大仇深恨不得杀之后快的表情?

他拨开烟盒盖,摸出一只,右手点燃,随后猛吸一口,烟雾在俊脸弥漫,衬得他多了两分痞气,“乔小姐,我诚心和你谈,希望你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我不给!”

乔明月脾气上来了,她坐到男人对面,挺直腰杆,“你的儿子怎么样,那是你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你生了他,他不幸有病,也得你自己想办法。”

凭什么要为了薄时琛和柳月的儿子,牺牲自己的安崽?

“那就是没得谈?”

薄时琛碾熄手里的烟,他盯着女人,散出的温度凉飕飕的,“听说你的儿子也五岁了,乔家安保是严密,但要是哪一个环节出了小纰漏,可都是大问题,生离死别,乔小姐要真切感受一番?”

“你要用我的儿子威胁我?”

乔明月气得直发抖,泛红的桃花眼倾斜出浓浓怒气,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对方,彷佛一只裹满了炸药的炮仗,随时会烧了对方,也烧了自己。

“说实话而已,我做人不大度,我诚心求药,你执意不给,我的儿子要是出事,那我做事难免剑走偏锋。”薄时琛面上无喜无悲,说着威胁人的话,却淡然的像是谈论今天天气好不好。

乔明月快要气炸了,她知道薄时琛一向霸道,做事不讲规则只看喜怒,真能做出那样的事情也不奇怪,可凭什么要因为柳月的儿子,就拿走安崽最后的依仗?

委屈被放大,不断地在她身体各处钻,她狠咬了下舌尖,才逼退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

两人一个像狼王,一个像孤狼,一个游刃有余,一个却恨不得同归于尽,气势不同,偏偏都一样的不肯松口,视线胶着,空气也仿佛就此凝滞。

两分钟后,乔明月率先移开目光。

安崽长得跟薄时琛极为相似,要是让薄时琛见到安崽,必定会引起他的怀疑。

薄家顶级世家,绝不会允许血脉流落在外,跟薄时琛争抚养权,她没有信心。

所以绝对不能让两人见面!

乔明月深吸几口气,被迫低头服软,“有生丸我只有一颗,目前确实没办法给你,你儿子要是不严重,我还有其它能延缓病情的药物。”

薄时琛摩擦着手腕刺青,一张俊脸沉如锅底,没有说话。

“你儿子有病,我儿子同样身体不好,做父母的,总要为孩子留一手,这是我的底线。”乔明月硬气的盯着对方,强迫自己不移开视线。

In addition to these minor and local divinities, the Samoans have gods of sky, earth, disease and other natural departments.41 Of their origin we only know that they fell from heaven, and all were incarnated or embodied in birds, beasts, plants, stones and fishes. But they can change shapes, and appear in the moon when she is not visible, or in any other guise they choose. If in Samoa the sky-god was once on the usual level of sky-gods elsewhere, he seems now to be degener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