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阅读 > 悬疑文学
《从大夏开始:开国之君陆续降临》小说大结局在线试读 大禹姬发小说全文

《从大夏开始:开国之君陆续降临》小说大结局在线试读 大禹姬发小说全文

从大夏开始:开国之君陆续降临
近期很多书友都在问一本《从大夏开始:开国之君陆续降临》的小说,该书作者是来碗热干面 ,书中主角有大禹姬发,主要内容为:要吃东西。”大禹这时已经蹲下身子,用夏启的长矛割开野狼的皮毛:“人世间最痛苦的死法,莫过于活活饿死。你若是觉得饿死舒服,或是出城被那群畜生活活咬死舒服,你大可以去,我不拦你。”入耳。夏启立马想起了 ......
作者:来碗热干面 更新时间:2023-11-15 20:29:29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从大夏开始:开国之君陆续降临》全文免费阅读

夏启:“你早说嘛!既然可以无限复活,那还怕个毛!现在就出城,干它们去!”

大禹:“你是复活了,不饿了。我还饿着呢,要去你去吧,我生火做饭了。”

夏启:“我饿!刚才不饿,现在饿了。不过...”

夏启想了想又道:“既然复活是满血复活,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吃东西。”

大禹这时已经蹲下身子,用夏启的长矛割开野狼的皮毛:

“人世间最痛苦的死法,莫过于活活饿死。你若是觉得饿死舒服,或是出城被那群畜生活活咬死舒服,你大可以去,我不拦你。”

入耳。

夏启立马想起了当时自己被那个头狼,咬穿脖颈的感觉。

那滋味..可不好受!

夏启:“爹说的是,还是先填饱肚子吧。我吃这头!就是它把我咬死的。”

说着,夏启也开始了处理狼肉。

片刻后。

夏启:“小轴,来个火。”

卷轴:“请具体一点,什么火。不同的火,有不同的价位。”

夏启:“就借个火而已,你还要钱啊。”

卷轴:“当然。”

大禹:“此次收获颇丰,每头野狼增加十枚龙币,我们今日杀了得有二十多头,就是两百多枚了。可以适当豪横一点。”

夏启一喜:“爹!您是打算直接花钱买吃的吗,好啊!我想吃肉丝面。”

大禹翻了个白眼:“乱花钱的毛病又犯了是不是?咱都有东西吃了,还买什么。”

夏启:“呃...”

大禹看向卷轴:“得先解决一些生活所需。来两张凉席,供今晚睡觉。再来一些干柴和水。就这些吧。”

夏启连忙打住:“等等!爹啊,你管这叫豪横啊?”

大禹:“这还不豪横吗。”

夏启:“咱就是说,能不能直接来个屋子?屋子不行,茅草房也行啊,总比睡凉席强吧。”

大禹似在犹豫:“既然他这里什么都可以买,那回头,我们可以购买木材等物,自己建造房屋。应该会比直接购买房屋,省得多。”

夏启:“但眼下盖房子也来不及啊,就买一次,就一次行不行。以后的房子咱都自己盖。再说了,咱今天赚了两百多龙币,而且这才第一天!这次场景有十五天呢!”

大禹想了想:“行吧。小轴,房屋都是什么价位。”

卷轴:“茅草屋一龙币、茅厕两龙币、简易竹屋五龙币、标准竹屋二十龙币、豪华竹屋五十龙币、豪华宫殿...”

大禹:“停停停,后面不用说了。来个茅草...罢了,来个五龙币的竹屋和一个茅厕。”

卷轴:“好嘞,还有其他吗。”

大禹:“水、干柴、火折子。”

卷轴:“一桶水,一龙币。干柴若干,一龙币。一个火折子,一龙币。请确认。”

大禹:“两桶水。”

卷轴:“好嘞,总共11枚龙币。现已扣除,夏城池所剩龙币:85。”

话落。

一应物品,全部出现在了二人近前。

简易竹屋也在二人近前,这是一间面积大概六十多个平方的竹屋,很是简易。唯一的好处,就是起码没有四面透风。

卷轴:“房屋购买后,请确认放置位置,只有一次机会,确认后,不能再更改。再想挪动,只能你们自己动手。”

大禹:“往东面靠过去点吧,方便出城。”

卷轴:“好嘞,这个位置行不。”

说着同时,就见竹屋自己挪动起来,往东面城门平移了过去,但并没有完全挨近城门。

大禹:“可以,就那里。”

夏启:“不对吧,我们今天不是赚了两百多吗,怎么只剩八十多了?”

卷轴:“当出城场景结束后,龙币才会结算。”

夏启:“真的是,还非得结束后才结算。”

大禹:“行啦,先烤肉吧。”

夏启:“烤肉!好!”

随即,二人开始忙活起来。

架起干柴、生起火焰、架起烤架、串上狼肉。

闻着滋滋冒油的肉香味,二人不争气的口水流了下来。

片刻后。

急不可耐的夏启,看烤的差不多了,连忙就要往自己嘴里送。

结果就见大禹正盯着自己,夏启尴尬,连忙递上前:“爹,您先吃。”

大禹:“有心即可,你先吧。”

夏启一笑,也不客套,连忙吃了起来。

狼肉入口,顿时回味无穷。

“还是第一次吃狼肉呢,好吃!”

“你那是饿了,吃什么都好吃。”

二人皆笑。

是忙碌一天,卸下疲惫后的畅然。

夜色当空。

二人吃饱喝足。

夏启:“爹,我还是没搞懂,那三个提示到底是什么意思。天黑了,到底是能出城还是不能出城?还有最后一个,我的幼崽比我更值钱,又是何意。”

大禹思索一二:“一鼎难度,既然是最低的,那应该不会很难。就不要多想,可能就是表面意思。”

“表面意思?”

“嗯,天黑了不要出城,可能是指天黑之后,城外狼群数量增加,我们待在城内最为安全。”

“爹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懂了。所以天黑了,请出城,指的是天黑之后,城外的收益也最大。因为狼多了!”

“没错。”

“那幼崽呢。”

“狼群幼崽。每头狼是十龙币,既然幼崽更值钱,就可能是二十、五十,甚至是一百。”

听罢。

夏启激动起来:“这么多!那何不现在就出城,反正又死不掉。”

大禹却是摇头:“勿要急躁。往后还有十几天了,慢慢来。”

夏启:“行,都听爹的。对了爹,明天是不是又可以降临下一个君主了。”

大禹点头:“嗯,小轴说的是每日都可降临一位。”

夏启:“如此甚好,明日一早我们就花五十龙币,让第三任君主来吧。三个人出城总比两个人出城强,而且我也想看看,他们到底谁赢了。”

“谁赢了?”

“呃..我晚年..就是那啥了点,手底下的几个儿子都有势力,我死后,他们为了后位,必然兵戎相见,我也不确定他们谁能赢。”

“你呀你..”

“孩儿知道错了。”

“罢了,依你所说,明日让第三任君主来。”

...

He also attempted to classify the stories in a certain number of recurring formula or plots. Lin Von Hahn’s opinion, the stories were originally the myths of the undivided Aryan people in its central Asian home. As the different branches scattered and separated, they carried with them their common store of myths, which were gradually worn down into the detritus of popular stories, “the youngest form of the myth”. The same theory appeared (in 1859) in Mr. Max Muller’s Chips from a German Workshop9 The undivided Aryan people possessed, in its mythological and proverbial phraseology, the seeds or germs, more or less developed, which would nourish, under any sky, into very similar plants — that is, the popular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