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阅读 > 耽美文学
祁言顾见深小说无删节《祁言顾见深》精彩阅读

祁言顾见深小说无删节《祁言顾见深》精彩阅读

祁言顾见深
近期很多书友都在问一本《祁言顾见深》的小说,该书作者是祁言 ,书中主角有祁言顾见深,主要内容为:对着顾见深。她下意识抬手摸了摸脖子上用银链子串上的那枚素银戒指,这是六年前,顾见深买的情侣对戒,银子的,不值钱,可祁言却一直视若珍宝。“我戴习惯了,这戒指,既然六年前就送给我了,那便是我的东西,既 ......
作者:祁言 更新时间:2023-11-16 08:27:58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祁言顾见深》全文免费阅读

祁言捡了钱,拎着小提琴,脚步虚浮的走到包间门口。

顾见深目不斜视,没去看她一眼,只仰头将一杯香槟一饮而尽,冷声提醒祁言:“还有,祁小姐脖子上戴的那枚银戒指,碍眼。”

祁言僵硬的站在门口,背对着顾见深。

她下意识抬手摸了摸脖子上用银链子串上的那枚素银戒指,这是六年前,顾见深买的情侣对戒,银子的,不值钱,可祁言却一直视若珍宝。

“我戴习惯了,这戒指,既然六年前就送给我了,那便是我的东西,既然是我的东西,那我戴不戴在身上,都与顾总无关吧。”

何况,这是六年前的顾见深送给她的,是那个会把她捧在手心里宠着的顾见深。

她私心的,想保留一点点美好的回忆,虽然那点回忆,足以令她在深夜心如刀绞。

可鬼迷心窍的,祁言就想偏执这么一回。

她的固执,似是挑起了顾见深怒意。

“滚。”

祁言走了。

男人手中的酒杯,砰一声,瞬间被捏爆!

香浓的酒液,混着掌心鲜红的血液,一滴滴砸在地上。

陆之律和江屿川都吓了一跳,没想到,祁言一出现,会掀起顾见深这么大的情绪。

“见深,今晚是我不好,考虑欠妥!”

暗淡光线下,男人冷眼看着掌心不停滴落的血珠,眼角猩红的冷哼一声:“这就是你准备的惊喜?无、趣。”

“抱歉,是我考虑不周。”

江屿川虽和顾见深是一个战壕的兄弟,可说到底,顾见深还是他的上司。这些年,顾见深变得越来越讳莫如深,情绪更是令人捉摸不透,有时候,江屿川也不敢忤逆他。

“以后别再自作主张,尤其是祁言的事。”

顾见深发了话,江屿川只好听从。

毕竟,这是顾见深和祁言的私人恩怨,旁人也不太好插手。

陆之律看着顾见深离去的背影,勾着江屿川的肩膀说:“川儿,你说你平时精明的很,今晚怎么就偏偏犯蠢了?”

“我以为,六年时间,见深早就放下了。当年,他们两个,也算是帝都大学的一段佳话,金童玉女,我不希望见深一直活在仇恨中,这六年来,他不仅和祁言越走越远,就连和我们俩,都淡了许多。”

陆之律不以为然,打趣道:“见深这人,本来就是外冷内热,话少,闷騒!不过说来奇怪啊,祁言怎么会跑到这里唱歌?”

“一个月前,见深派人和帝都卫视打了招呼,祁言无故被开。说起来,祁言当年也是播音与主持专业的系花,见深就这么断了她的前途,会不会有点过了?”

“啧,你倒是替祁言可惜起来了!川儿,你该不会也被那女人下了降头吧!你小心点,靠近祁言那祸水,坐牢警告!”

江屿川拿了西装外套,准备走,“我不会肖想兄弟的女人的。”

“你少给祁言说好话!你可别忘了,见深在里面受了多少伤!全都是拜祁言所赐!”

江屿川点点头,“记得。”

最严重的那次,是顾见深在狱中被人捅了一刀,差一公分就捅到心脏了,差点死了。

……

祁言不知是怎么浑浑噩噩的回到家的。

回家路上,吐了好几次才好受一些。

路过药店,她买了解酒药和抗过敏药吞了。

到家的时候,她身上的疹子已经褪了不少,但她身上酒味很浓,怎么都盖不掉。

屋里还亮着灯。

她放下包,换了拖鞋,小相思没有像往常一样跑出来撞进她怀里。

“相思?”

没人应,是睡了吗?

祁言走进卧室里,一眼就看见小相思缩在床上,小脸惨白的张着嘴用力的呼吸。

祁言心跳猛然一滞,大步走过去,“相思,你怎么了?”

“妈妈……我难受……胸口疼……”

孩子的声音虚弱到无力!

“妈妈这就带你去医院!相思,你忍一下!”

祁言第一时间打了救护车,一把背起小相思,就往楼下冲去。

外面的天变了,暗夜里,滂沱大雨!

救护车还没来,祁言顾不上那么多,背着相思在马路上到处拦车!

背上的孩子痛苦呢喃:“妈妈,我是不是要死了?好难受啊……”

祁言急哭了,“不会的!相思你忍一忍!妈妈这就带你去医院!你别睡,撑一会儿!相思……”

孩子已经没了回应!

祁言一手托着背上的孩子,一手拦车:“停车!停车!这里有个孩子昏迷!急需就医!”

“停车!求你们带我去医院!救救我女儿……”

可大雨倾盆,来往车辆看见这种情形,不敢停歇。

就在她背着孩子转身之际,一辆车牌号为京A99999的黑色迈巴赫,划过雨幕,车轮碾过积水的路面,溅了祁言一身泥水!

她下意识用手挡了下。

眼泪,混着雨水,一身泥泞。

……

黑色迈巴赫车内,开车的助理往后视镜里扫了一眼。

那是一个年轻妈妈背着孩子,在雨里拦车。

助理徐正有些动容,询问道:“顾爷,后面那对母女在拦车,孩子应该是病了,这么大雨,我们要不要载她们一程?”

坐在后座的男人,眉眼冷峻,没有半分情绪。

“恻隐之心,是最不该有的东西。”

言外之意是,不要多管闲事。

怜悯之心,这种东西,六年前的顾见深有,可现在,巨大的恨意,将六年前的顾见深,彻底吞没。

这边,救护车到了。

祁言快速上了救护车。

黑色迈巴赫越开越远,顾见深眉心蹙了蹙,下意识往车后看了一眼。

不过那辆白色救护车,早已消失在朦胧的雨幕中。

应该是错觉吧,那怎么可能会是祁言。

男人垂眸,看着指间那枚银色戒指,眼底情绪,久久难以平复。

白色的救护车,和黑色迈巴赫,一南一北,渐行渐远。

而如今的顾见深,和六年前的顾见深,背道而驰。



“Of the fire? Why, of course. I SAW it, even — ” Mrs. Hazeldean smiled. “I was walking home from Washington Square — from Miss Cecilia Winter’s — and at the corner of Twenty-third Street there was a huge crowd, and clouds of smoke . . . It’s very odd that I shouldn’t have run across Mr. Hazeldean.” She looked limpidly at the parlourmaid.” But, then, of course, in all that crowd and confusion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