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阅读 > 历史文学
《阮小卿姜辞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阮小卿姜辞是什么小说

《阮小卿姜辞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阮小卿姜辞是什么小说

阮小卿姜辞小说
阮小卿姜辞是主角的小说爆红全网,《阮小卿姜辞小说》小说是一部都市著作,由言情小天后阮小卿 倾心呈现。具体片段试读: ,你便是用这副狐媚之色蛊惑他的吗?一介扬州瘦马,登不上台面的货色,也敢染指我的人?”她羞辱的言语落下,伴随着“啪”的一下耳光。她打得特别用力,阮小卿半边脸登时肿胀起来,嘴角都沁出了血,加上她跪了半 ......
作者:阮小卿 更新时间:2023-11-16 08:31:28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阮小卿姜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说情是不可能说情的,她就是想羞辱她。

阮小卿一眼看穿她歹毒的心思,根本不理会。对她来说,何昭滟的羞辱越狠,越让她明白权力的好处,越坚定她攻略太子的心。

下巴忽然被掐住。

何昭滟见阮小卿闭嘴装哑巴,很不满,就掐着抬高她的下巴,扫着她的脸蛋,满眼妒忌:“听说太子用了你送的膳食,你便是用这副狐媚之色蛊惑他的吗?一介扬州瘦马,登不上台面的货色,也敢染指我的人?”

她羞辱的言语落下,伴随着“啪”的一下耳光。

她打得特别用力,阮小卿半边脸登时肿胀起来,嘴角都沁出了血,加上她跪了半个时辰,身体虚得厉害,挨了这一掌,身形一歪,就倒在了地上。

手肘一阵火辣辣的疼。绝对流血了。这个姓何的欺负她是没完没了啊!

忍。再忍忍。

阮小卿咬着牙,重新跪好,但时间过得太慢了,没一会,她的双腿就跪得麻木了,太阳也太烈了,晒得她汗水淋淋,浸湿了衣裙,尤其胸口的衣服,紧紧包裹着胸脯,闷得她胸口像是着了火,汗水像是细密的针刺痛着她的肌肤。

忍不下去了。

她眼睛一闭,倒下装晕了。

“起来!你起来!阮小卿,别装死!”

何昭滟看她倒下,踢了踢她的腿,觉得她就是装晕,哪里会如她的意?

“既然不起来,那我就不客气了!”

她拿着鞭子,就抽了过去。

“啪!啪!”

连续两鞭,抽得阮小卿衣裙破裂,身上也多了两条血痕。

阮小卿疼得想杀人,可她之前跪了太久,头晕目眩,像是中暑,没一点力气,只能蜷缩在地上,竭力护着脸。

杨嬷嬷一直冷眼看到这里,本来想着保持沉默,让何昭滟出口恶气,但看她越来越过分,就看不下去了。她皱着眉,悄悄退进殿里,想着到皇后面前求个情,真要由着何昭滟胡来,毁掉了阮小卿的好身子,太子怎么办?便是为了太子,也不能任由阮小卿被欺负。

“站住!”

何昭滟提防着杨嬷嬷呢,一见她往坤阮殿里退,就知道她要去求情,立刻阻止了:“皇后春困,正在小憩,不许任何人叨扰。你想干什么?莫不是心疼这个狐媚子,想给她求情?我好心提醒你,皇后说了,她冲撞贵女,罪该万死,求情者,一并同罪!”

杨嬷嬷自是不相信她这些话,也清楚她就是拿着皇后的名头作威作福,但她没有别的办法。未来太子妃都这么说了,她还当着她的面去求情,那就是跟她对着干。她不敢。而且,外面动静这么大,皇后难道会不清楚?她放纵何昭滟胡作非为,她去求情也不见得有用。这么衡量之下,只能闭嘴了。至于阮小卿?该她倒霉!早先忍那一口气,哪里会有今日?年轻人啊,就该敲打敲打。

何昭滟见自己震慑住了杨嬷嬷,更加肆无忌惮地教训阮小卿。她把鞭子甩得噼啪响,想着毁去她这身好皮囊,断了她蛊惑太子的可能。甚至有几鞭子冲她的脸去,好在,都被阮小卿躲开了,但那鞭子抽在她的手上,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嘶——

好痛啊,她要痛死了……

眼看着阮小卿快被抽成血人了——

“昭滟——”

一道温和好听的男音传了过来。

鞭子随之停了下来。

阮小卿濒临昏迷,最后一眼,隐约见着个高大的身形走过来,男人五官模糊,但轮廓很好看,穿着月白色的华服,衣袂飘飘,一身清贵不俗的气质,跟何昭滟说着什么。

至于他说了什么,她眼前一黑,陷入昏迷,听不到了。

“杨嬷嬷,快把人带回去吧。好生救治。”

姜惩像是没看到何昭滟不满的眼神,直接让身边的近卫救人。

那近卫抱起昏迷的阮小卿,就匆匆离去了。

何昭滟看得跺脚,气道:“王叔!她就是个狐媚子,胆大包天勾引我的无疾哥哥!”

她看着面前高大俊美、成熟稳重的男人,撇撇娇艳的红唇,嘟囔着:“难道王叔也看上她了?没想到王叔也是怜香惜玉之人呢。”

她这么说,也是有原因的,敬王姜惩年近三十而未婚,听说是心里有人,向来洁身自好、不近女色,现在出手救了个狐媚子,也是一件稀罕事儿。

姜惩不知何昭滟所想,温柔一笑:“昭滟,本王是为你好。”

何昭滟不解,问道:“王叔怎的为我好了?”

姜惩便耐心解释了:“你的无疾哥哥看破红尘,一心修佛,真要出家了,怎么履行对你的婚约?倒不如让那小宫女撩拨一下他的心,若他能破了戒,回归红尘,你的好日子不就来了?”

“可万一无疾哥哥真对她动了心呢?”

“动心又如何?她一个宫女,还能动得了你的地位?”

“可是——”

何昭滟咬着唇,在心里闷闷地想:她要的从来不是无疾哥哥正妻的位置,而是他心里的位置啊。她从小占有欲就很强,一想到他喜欢上那个狐媚子,甚至还会碰那个狐媚子,就想撕烂她的脸。

“没有可是。昭滟,你是未来的太子妃,更是未来的姜国皇后,不要鼠目寸光,因小失大。”

姜惩说到这里,扫了眼她手里染血的鞭子,又道:“如此大动干戈,实在有失仪态。皇后想着你年纪小,处处纵着你,你可不要不知分寸,快快回家去吧。”

这一番话温柔中透着几分威压。

何昭滟还是有些心虚的,就应了个“是”,回家去了。

姜惩目送她离开,瞧了眼坤阮殿的方向,也离开了。

坤阮殿里

皇后陶乐纯躺在美人榻上,状似无聊地翻看着一个话本子。

贴身宫女绿枝凑到她耳边,回禀道:“娘娘,敬王殿下劝走了何小姐,看了眼坤阮殿,依旧没有进来。”

陶乐纯听了,点了头,没说话,还是看着话本子,仿佛一点不受影响。

绿枝见她这样淡然,嘴唇张了张,忍不住说:“依奴婢所见,那敬王殿下实在是个深情人。”

陶乐纯听笑了:“深情?你错了。姜氏一族,没有深情人。”

绿枝不认同,小声说:“娘娘怎能这般笃定?”

陶乐纯没说话,却是想到了皇帝姜琨,当年,姜琨还是前朝祁国的大将军,也对祁国皇后琅鸢情根深种,但最后呢?灭祁国,杀祁皇,屠戮小太子,那可是琅鸢九死一生才生下的独子,仅仅一岁,就命丧他手。像他们这样狼子野心、权欲滔天的男人,说深情,简直是笑话。便是有真心,也不过一瞬即逝罢了。

“绿枝,你懂什么呢?”

她扯唇轻笑,扔了话本子,倒回美人榻,缓缓闭上了眼:“本宫这一生,就这样了。”



may be, of course, objected to this that in doing so he is only following an old-established custom, the breaking of which would expose him to harsh treatment and to being looked on as a churlish fellow. It will, however, be hardly denied that, as this custom expresses the idea that, in this particular matter, every one is supposed to act in a kindly way towards certain individuals: the very existence of such a custom, even if it be only carried out in the hope of securing at some time a quid pro quo, shows that the native is alive to the fact that an action which benefits some one else is worthy to be performed. . . .